人民日报 “无人机”企业抢滩新疆农业大市场

17/08/18

制图:蔡华伟

“无人机”企业抢滩新疆农业大市场

图为一台无人机在空中进行展示悬停。 孙亭文 摄

  对于花钱的部门、单位来说,财政资金是“韩信将兵,多多益善”,至于是否能用好,在考虑中通常没放在首位

  盘活财政存量资金,会涉及各个部门手中可支配资金的调整

  要警惕一些部门通过“花干用尽”这种极端方式来“消化”存量资金

  7月3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强调,要进一步盘活存量,把闲置、沉淀的财政资金用好,把挤占挪用的钱归位,把“跑冒滴漏”的钱堵住。集中有限的资金用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提高资金使用效益。

  财政存量资金是如何形成的?怎样才能将这些资金盘活用好?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财政资金分配往往出现有的项目钱不够花,有的项目钱花不了的情况,使用效益不高

  审计署近日公布的审计结果显示,2012年中央本级财政资金闲置较多,未形成有效需求,有104个部门本级结余结转396.4亿元。地方财政资金闲置也较多,抽查的18个省本级财政专户存款余额相当于其国库存款的44%。

  而对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审计表明,一些地方债务规模增长较快,部分地区和行业债务风险凸显,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已超过100%,最高达189%。

  一边是大量财政资金闲置,趴在账上“睡大觉”,另一边是地方财政“吃紧”,债务规模快速增长。这种矛盾状况同时存在,确实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和困惑:政府到底是差钱还是不差钱?

  “大量财政资金闲置沉淀,主要原因是预算编制不合理,转移支付不及时。”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认为,一些预算安排的项目当年并不具备实施条件,部门获得财政拨款后无法安排使用;有的是一些转移支付的资金下达较晚,地方财政没来得及安排使用。当然,也有的资金是预算安排没问题,但实际情况发生了变化,使原来安排的资金没有花出去。

  “之所以出现闲置、沉淀的财政资金,除了项目执行中出现的一些特殊情况之外,大多是盲目要钱的结果。”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指出,一些政府部门还没想好干什么,就先把钱要到手再说。即使是资金使用的方向有了,但到底配置多少财政资金合适,并没有现成的科学标准。一个项目安排多少财政资金,往往是讨价还价、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由于信息不对称,财政资金分配往往出现有的项目钱不够花,而有的项目钱花不了的情况,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不高。

  刘尚希说,财政资金是由各级政府的各个部门、单位来具体使用的,对于花钱的部门、单位来说,财政资金是“韩信将兵,多多益善”,至于是否能用好,则在考虑中通常没放在首位。“财政资金怎么分配到经济、社会各个方面,从而发挥出最大的效益,是当前面临的一个大问题。”他说。

  “盘活财政存量资金,这是继国务院提出要盘活货币存量之后的又一新举措。着眼存量,是本届政府的一个重要思路,也是当前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调整的方向和切入点。”刘尚希表示。

  财政存量资金趴在账上闲置、盘活就是要把这些资金收回来,重新安排统筹使用

  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56214亿元,同比增长6.6%,增幅同比回落6.1个百分点。其中,中央财政收入同比增长0.1%。后几个月制约财政收入增长的因素仍然较多,特别是8月1日起营改增试点扩大到全国,将使结构性减税力度加大,财政收入形势相当严峻。

  “财政存量资金趴在账上闲置、沉淀,盘活就是要把这些资金收回来,重新安排统筹使用,这在当前财政收入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对缓解日益突出的财政收支矛盾,提高资金效益意义重大。”杨志勇表示。

  “盘活财政存量资金,更重要的是如何优化支出结构,真正把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刘尚希说,这就会涉及各个部门手中可支配资金的调整,与各部门利益、权力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盘活财政资金存量,关键是推进预算管理改革,打破利益存量,重构资金分配规则,集中有限的资金用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大对棚户区改造、节能环保、公共服务业、城市基础设施和促进消费等方面的投入。这样才能不断释放内需潜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满足群众迫切需要,提高资金使用效益。

  要从根本上解决资金闲置的问题,必须要抓住预算“龙头”

  盘活存量资金,对于一些政府部门来说,意味着好不容易要来的钱将被“收回”,部门利益肯定会受损失,而且下一年的预算还可能被缩减。为了挽回被动局面,会不会出现一些部门不计后果、想方设法突击乱花钱?

  “这确实是在盘活存量资金中的一大隐患。如果一些部门通过‘花干用尽’这种极端方式来‘消化’存量资金,不但有违国家的初衷,还会造成更多的资金无效和浪费。这个问题应当引起足够的警惕。”杨志勇说。

  杨志勇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资金闲置的问题,必须要抓住预算这个“龙头”,细化预算编制,做到确有需要、确可执行才予以安排预算。比如,有的项目是跨年度的,可以考虑根据项目的需求,并遵循资金支出的规律,来编制比一个年度更长的中期预算。项目进行到什么程度,就安排多少资金。

图为无人机企业操作展示无人机。 孙亭文 摄

  乌鲁木齐8月21日电 (记者 孙亭文)21日,来自北京、天津、山东、深圳、山西及新疆的近10家农用“无人机”企业,携带最新“无人机”产品,亮相第15届中国新疆国际农业博览会,抢滩新疆巨大的农业市场。

  占中国陆地总面积的六分之一的新疆,土地资源丰富,农林牧可直接利用土地面积10亿亩,占中国农林牧宜用土地面积的十分之一以上,现有耕地7600多万亩,而且新疆各地大面积的“条田”,非常适合农用“无人机”大显身手。

  记者在现场看到,近10家“无人机”企业的展位上,参观、问询、洽谈、拍照者络绎不绝。

  伊犁江凌农资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余江凌称,其合作社有近10万亩土地,2014年租用农用无人机进行喷撒农药,既省时省力,喷洒农药时也对操作人员无害。由于租用其他公司的无人机,合作社成员看到“无人机”带来的好处,很希望拥有自己的“无人机”,因此趁此农业博览会的机会,问询无人机的价格、性能,准备入手多台“无人机”,来服务合作社的农业种植。

  携带三款“无人机”参展的北方天途航空,其销售经理赵珠宝向记者表示,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人工费用成本越来越高,农用“无人机”的使用,将有效缓解这些问题。特别是“无人机”喷洒农药、施肥时,操作人员可远离无人机,不会造成操作人员农药中毒。

  此外,农用“无人机”具有操作简单、药剂喷洒精准、用工时长短等特点。种植了4000亩的玉米、向日葵等农作物的昌吉市农民丁玉兵,以前喷洒农药采用四轮拖拉机。但他认为,随着土地的整合,农业种植面积越来越大,“以后的农业,必须采用无人机。”

  丁玉兵认为,在看过多家企业的无人机后,总体感觉价格“太贵”,而且由于新疆的农田面积大,对无人机的药箱容量和续航能力,都有很强的要求。

  在是次农业博览会上,记者也注意到,是次无人机参展企业的产品,其动力分为燃油和电池,两派也互指其产品的缺陷——以电池为动力的无人机续航能力差、而燃油为动力的无人机则会对农作物形成污染。

  近年来,已有无人机企业抢先登陆新疆农业大市场。极飞科技已进驻新疆尉犁县,携手尉犁县打造中国农业无人机第一县;新疆天山羽人农业航空科技公司两年拥有的农用无人机数量从无增长到120架;新疆猎鹰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今年5月成立,迄今已销售5台无人机……

  “一定要做好项目资金使用计划,力促财政资金落实到具体项目。”杨志勇认为,没有项目就安排预算资金,或是每年根据GDP规模按一定比例来安排预算资金,是很不科学的。因为每年GDP的增长有快有慢。不看项目就按比例来匡算财政资金的投入,很难有一个准确的把握,往往会造成为花钱而花钱、不花白不花的心态,而这些钱花到了哪里、见到了什么效果却说不清楚,导致财政资金绩效降低。记者 李丽辉

  来自新疆南部阿瓦提县的农民阿布力提在农业博览会现场,一直追逐着一台约23万元人民币的无人机,“购买一台,自己用。”

  是次农业博览会由新疆振威国际展览有限公司主办,集中展示高科技农业智能装备、物联网、农用飞机、植保药械等大量高新、前沿技术产品。该展会已持续举办14年,吸引了来自全球33个国家及中国各省市万余家企业参展,参观人数年均约5万人次。(完)

诚信在线http://www.jiajupifawang.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