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继续回调空间有限 人社部称将“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

17/10/06

  A股宽幅调整正如市场预期的那样到来。16日沪指大跌逾3%,盘中连续失守5000点及4900点两个整数关口,权重股领衔杀跌,行业板块无一上涨,两市逾2000股下挫。本周是年内第八批新股申购“窗口期”,机构预测冻结资金规模会超过6万亿元,在指数尚未走出调整通道背景下,新股抽资无疑更让投资者的情绪偏于谨慎。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本次调整是对过快上涨的一种修正,亦是对过高杠杆的修正,只有适当调整,降低杠杆,才有可能实现管理层所希望的慢牛。多位受访的券商分析师都认为,短期A股仍有可能回调,但调整空间应该不会太大。基于这一判断,分析师建议,投资者一方面应保持信心,同时也要精选个股。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今天上午举行记者会,人社部长尹蔚民、副部长胡晓义答记者问。尹蔚民表示,希望今年制定出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明年报经中央同意后公开征求意见,后年推出。方案将渐进到位,每年只会延长几个月的退休年龄,经过相当长时间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推出后至少五年以后才会实施。

  尹蔚民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这是“一举数得”的政策,但还需要进一步凝聚社会共识。所以,在制定延迟退休年龄方案的时候,会充分考虑到社会各界的意见和看法,综合平衡、瞻前顾后,使方案更周到,各个方面都能够接受。第一,会根据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和劳动力的状况,把握调整的节点和节奏。第二,肯定是“小步徐趋、渐进到位”。第三,会有一个社会预告。就是先把这项方案公布出去,但方案的实施时间至少要在5年以后,给大家一个心理的预期。

  分析技术面反映大盘调整需求

  16日早盘,沪指低开后跳水逾1%,盘中失守5000点后探底回升,金融、煤炭、核电股拉升,沪指冲上5000点,随后沪指冲高回落跳水逾2%,逼近4900点,临近午盘沪指震荡回升跌幅收窄;午后沪指震荡走低,盘中再度跳水,权重股重挫,题材股全线大跌,临近尾盘小幅回升。

  截至收盘,沪指报4887.43点,跌幅3.47%,成交8954亿元;深成指报17075.93点,跌幅3.54%,成交8054亿元。创业板报3590.67点,跌幅2.85%。

  本周是年内第八批新股申购“窗口期”,机构预测冻结资金规模会超过6万亿元,在指数尚未走出调整通道背景下,新股抽资无疑更让投资者的情绪偏于谨慎。民生证券认为,近期市场的顾虑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房地产市场复苏对于股市增量资金的影响;二是监管层态度是否改变;三是市场的风险偏好是否会显著下行。

  不过,多位受访的券商分析师都认为,短期A股仍有可能回调,但调整空间应该不会太大。有分析人士称,就当前技术面来看,大盘高位滞涨,量能萎缩,预示大盘短期有调整需求,但沪指周二盘中跌破4900点,创业板连续两天下跌,回调近10%,调整有一步到位的可能。

  同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短期来看主板市场可能存在企稳止跌的可能性,但创业板指数有可能会继续寻找下一支撑;不过,因为沪指的MACD指标和KDJ指标均呈向下趋势,后市可能反弹出现后或将继续杀跌。

  不过,海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荀玉根并不认可这种悲观论调。“牛市就一个拐点,不要轻易猜测。一轮牛市,最终往往结束于产业发展动力耗竭,如1996—2001年的家电饱和、2005—2007年的地产销售狂飙以及2000年科技互联网泡沫化等。”荀玉根指出。

  在他看来,“中国转型才开始,牛途还很长”。从去年7月增量资金开始入场算起,上证综指10个月涨150%,速度超过以往所有牛市,创业板指更是大涨200%;从2015年1—5月换手率(年化)来看,A股远高于其他市场,创业板达到10倍,纳斯达克市场也不过2.5倍。“市场快速大幅度上涨引发投资者担忧”也属正常。但居民财富的重新配置动能巨大,资金入市难以阻挡,市场趋势不会轻易改变。

  观点

   保持信心但要精选个股

  来自海通证券研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代表散户、机构、杠杆资金、外资的银证转账、偏股型基金份额、融资余额、沪股通分别净流入增长35170亿元、7997亿元、11886亿元、805亿元,合计5.6万亿元。3月市场第二次加速上涨以来,融资交易占比从25.4%降至13.8%,说明1月中的降杠杆措施已经奏效。

  “市场上涨的核心原因是资金充裕,而市场中期调整,除非以‘急刹车’的强手段改变投资者预期,否则难以实现。”荀玉根预测。

  另一方面,对于A股持坚定信心的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董事总经理梁大伟也分析称,股票市场近期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包括价值重估、比预计力度更大的政策宽松,以及资本账户逐步放开带来的资金流入,而人民币将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及中国境内股票和债券市场纳入全球指数,将成为市场未来的驱动要素。

  “本次调整是对过去过快上涨的一种修正,亦是对过高杠杆的修正,只有适当调整,降低杠杆,才有可能实现慢牛。”万联证券高级投资顾问古振华也认为,“资本市场慢牛对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修复政府和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以及经济转型和激励企业家创业精神都至关重要,投资者应保持信心,但要精选个股。”

  说到延迟退休的话题,每个人都很关心。我国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是1953年劳动保险条例规定的,人社部表示,在建国初期制定的退休年龄政策,很显然和当前经济社会的发展不相适应,所以有必要作出调整。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表示,延迟退休年龄是一种必然的趋势,这和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速度很快,特别是预期寿命大大延长有关。

  至于为什么要采取“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的方式,张车伟表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延迟退休年龄的时候,都会采取渐进的方式,这样对每个人的影响不会特别明显。

  关于这个话题,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对此评论。

  经济之声: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特别是预期寿命的增加,应该说延迟退休年龄是一种必然的选择,这也是和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相适应的。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是这种渐进式的方式,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说,方案公布5年之后才会实施,他还举例说,比如55岁退休,5年以后实施也就是55岁零两个月退休,明年的人可能就是55岁零6个月退休。怎么去理解这种渐进,有什么好处?

  苏海南:假定由现在60岁改到62岁退休,那么假设每年我们安排是延迟两个月,如果是从后年实施,后年第一步是60点2岁的人可以先退,一直到后年以后的第五年,到不了62,只能是61,就是10年完成。如果由60改到61岁,每年延两个月,那么就是要到5年的过渡。这样的好处就是平滑的过渡,不同年龄段,特别不同月份生日的人,比如说5年以后,一年一步到位形成一个很大的断崖,有的人四年以前就退休了,而有的人是到了那一年一直累积到61或62岁才退,这样就会形成很大的落差,很不平衡。再一个就是国际上大多数国家也是这种方法,使这种延迟退休年龄的过渡期拉长,使得每个人的感受不会是一刀切,有的人是两年前就退了,有的人突然一下改成61或者62退。

  经济之声:了解了这种渐进式的方式之后,大家比较关心的就是到底延迟到多大年龄。关于这个问题,人社部今天并没有明确表态,但尹蔚民提到,有一些发达国家目前的退休年龄已经是65岁甚至67岁。根据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老龄化的程度,到底延迟到多大年龄比较合理?

  苏海南:因为尹蔚民部长讲了是渐进式的,不但实施过程是渐进式的,我想延迟退休年龄的点的设定也应该是渐进式的。所以我个人理解,比如现在男干部是60岁退休,第一步渐进先安排在62,再过若干年,根据人口寿命的情况,劳动力供求的情况,再把它放宽到65岁,一步一步来。当然,最后以明年会要报中央并且广泛征求意见的这个方案提出来的年限为准。我想肯定不会一步就由现在60改到65,甚至67,因为国际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这么做的,我们国家不会做这种一锤子买卖。

  经济之声:另外再细化一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未来不同行业、不同人群退休年龄上会不会有差异。比如说男女,之前还有一个讨论的热点,认为体力劳动者延长退休应该和脑力劳动者有差异。在这方面,怎样才更合理?

  苏海南:我觉得男女之间倒不一定有明显的差别,但是体脑之间一定要有差别,还有特式工种、正常工种要有差别。所谓体脑差别就是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确实工作性质劳动有比较大的差别。年龄偏大以后,承受的体力工作能力,较之于脑力劳动完全不一样,脑力劳动者恰恰是年龄越大以后,特别是搞研究搞这些方面的人,可能这些方面的人,年龄大一些反而更好一些。所以我们是体脑之间要延先从脑力劳动者延,体力缓一点,特殊工种不能跟正常公众一刀切,因为我们原来特殊工种有45岁,比如这个正常放在62,那么它就会有50到52,45到47这样区别安排。

  有专家建议,延迟退休应该考虑几个因素:一是对弱势群体应该考虑他们在达到一定的缴费年限后可申请提前退休,即对于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全部费用都由自己个人缴纳的,缴费达到20年以上,年龄在50周岁以上应该允许其申请提前退休。二是对患重病,经劳动能力鉴定已经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劳动者,应该允许其申请提前退休。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答问时表示,延迟退休年龄的政策,主要是针对目前中国法定退休年龄偏低提出来的。中国法定退休年龄是1953年劳动保险条例规定的。1978年,国务院发文再次明确,女工人退休年龄是50岁,女干部55岁,男职工60岁。这项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制定的退休年龄政策,很显然已和当前经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有必要作出调整。

  但尹蔚民表示,这项政策还需要进一步凝聚社会共识。在制订方案的时候,会充分考虑社会各界的意见和看法,使方案更周到,各方面都能接受。

  而且,“即使中期调整到来也无需太担忧。”荀玉根认为,任何一轮牛市,途中都会遇到波折,但从目前来看,监管层调控手段仍较为温和,宏观政策也并无转变,因此,无须过分担忧市场的趋势性变化。

  对于近期的投资机会,安信首席策略分析师徐彪认为,冬奥会投资主题升温,国企改革尤其是金融领域和上海国改,以及以充电桩为代表的电力设备板块值得重点关注。(记者 郭家轩)

  尹蔚民说,第一,会根据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和劳动力的状况,把握调整的节点和节奏。第二,肯定是“小步徐趋、渐进到位”。每年只会延长几个月的退休年龄,经过相当长的时间达到规定的法定退休年龄。第三,会有一个社会预告。就是先把这项方案公布出去,但方案的实施时间至少要在5年以后。

  尹蔚民表示,这个政策就是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渐进式退休年龄政策是世界各国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普遍采取的政策。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bet官网http://www.toosui.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