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推手的“大V”生意 37位银行高管出走

17/10/05

  近日,“秦火火”和“立二拆四”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后,网络造谣传谣现象引发社会关注。而类似这样的网络推手公司在一线城市还大量存在,这些公司和个人依靠什么挣钱,收入如何,又选择什么样的卖点吸引观众?他们会推什么样的人,与微博大V如何合作的?

   外媒称,中国金融业出现罕见密集离职,37位银行高管密集出走。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1月10日援引《长江商报》的报道称,一场20多年来中国大陆的金融高管密集变动正来袭。

  其实,早在3·15晚会的节目现场,某明星“八点二十发”事件中,幕后网络推手就已一览无余。

  多数草根名博

  实是公关公司

  钱永京更为人知的名字是“非我非非我”,自称是推红“西单女孩任月丽”、“人大裸模苏紫紫”的“拍客”。但他不喜欢别人叫他网络推手,认为那是媒体叫出来的,他只是一个“爆料者”而已。

  “西单女孩是多么正面的案例,这样的北漂也能成功,他们没有平台,我帮助他们记录,进而圆梦,这是人们所需要的正能量。在那个年代,肯定会有人看。”时至今日,钱永京依然认为西单女孩是自己做过的最成功的案例。

  “最开始做的时候,电视媒体问我要这些视频,是要付钱的。”钱永京将自己拍摄的视频向媒体爆料,也由此积累了自己第一批媒体资源。

  “我和立二他们的性质完全不一样,我做的事情是真实的,是歌手就是歌手,是模特就是模特,都是真的,不把没有的说成有,而且我也不攻击任何人。”尽管作为“西单女孩”视频的首发者,这件事并没有给钱永京带来可以看到的物质利益,反而被别人抢了风头。

  钱永京开始意识到独家策划和资源的重要,在随后的策划中,他多以人物的客观事实为依据,利用电影手段进行艺术加工来推广人物。

  “谁也掌握不了舆论,但牛人能预估事情的价值有多大。”钱永京觉得自己并不像很多人一样为了钱什么都不顾,不择手段,他只选择有事实的不违反人性并且不触犯法律的事件或人来进行策划和包装。

  “100万粉丝以上的草根营销账号,让他们转发一条微博,大概是3000元左右。这些都是公关公司养的账号,他会给你列一个名单多少钱转发,多少钱置顶,这些价格都会非常详细。”在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后,钱永京瞄上了微博上的大V和营销账号,利用他们来做推广。

  网络推手的十二条“军规”

  1 商业网站签订“排他协议”,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2 基于共同利益,大V互相“站台”捧场;

  3 太硬太直接的广告,大V不会发;

  4 大V参与线下活动,要发布现场微博;

  5 大V很在意维护自己形象,热衷公益活动;

  6 公关公司多自己养营销账号;

  7 大号转发和水军造势是可以外包的;

  8 大V直发较贵,转发便宜;

  9 不会要求大V达到效果;

  10 要考察大V粉丝质量;

  11 网络营销一般会利用网民情绪进行引导;

  12 推网络红人不赚钱,但赚眼球与营销能力。

  大V多付费转发 一次基本1万至10万

  相对于钱永京的小打小闹,某公关公司互联网业务的直接负责人郑总,已经有了相对完善的网络推广模式,成功帮助多个知名企业在网络上做品牌推广。

  微博营销作为网络营销的重要环节,自2009年微博出现后开始流行。不少公关公司自己培育营销账号,对客户的需求进行推广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真正要出一个经典是需要脑子和时间的,灵光一现的毕竟很少,而且还要看舆情环境和运气了。”网络营销,一般会利用网民情绪进行引导,比如在灾难面前对弱者的同情、对社会不公的抨击,当然包括类似于炫富大赛这种门槛较低的全民参与的话题。

  “付费转发,太常见了。普通的营销账号价格从100至3000元不等,还要看其所属的行业,还有粉丝活跃度而定价格。大V呢,则要看其当红程度。如果是一般的明星大V,基本在1万至10万元;而超过10万元的就需要有一定档次的了。但是,有些大V为了维护自己形象,也要看微博内容而定。”对于公关公司而言,利用大V本身所具有的社会影响力,给予一定的利益,这样的合作模式简单而易操作。

  而付费转发只是大V协议的一种形式,据郑总介绍,微博的运营方会与一些名人、机构签订商业协议,来为自己的产品造声势,吸引人气。当相关平台有活动时,协议客户是需要帮助转发推广运营方活动的。这个协议一般是运营方跟经纪公司、名人自己或者其他代理机构签订。这是大V协议推广的基本模式。

  “直发比较贵,转发相对便宜点。如果明星只参加活动而不发微博,那我们会换人。明星考虑到自己的个人形象,也要看内容的,假设内容过于生硬,他们基本不会发,否则就开出比较离谱的价格。”郑总称自己公司做过的案例中,就找过大家比较熟悉的明星或者当红的电视剧主角等,比如喜欢骑车环保秀的某男明星,合作一次是6万;而当下影视剧里正走红的女主角,合作一次是8万。一般而言,公司不会对转发的效果有要求。大V自己的账号会有一定的自然效果,再加上公关公司维护引导,效果一般都有保证。

  为共同利益 大V互相“站台”

  “有些大V他们会宣传自己生意的东西,此外就是朋友之间帮忙。”郑总介绍说。一个草根营销微博粉丝能达到百万以上就已经很不容易,而对于千万粉丝级别的大V,是否会接受上述的协议转发,也得分人。

  “我们要看大V自身的条件符合不符合客户或者项目需求,一定要分析大V的受众是哪些。”随着业务的拓展,郑总觉得任何一个领域的大V,都有可能成为公关手段的执行者。“针对不同的项目,我们也得找合适的人。比如需要教育界人参与的时候,我们也会找一些教授来帮忙发。另外,我不可能找薛蛮子来发化妆品的信息,找李开复来发汽车类的项目,对吧?”

  “你投资了我的公司,我也在你的公司有股份,那微博上的互动性就比较强,这也是人之常情。”郑总称,并非所有的大V转发的微博都是协议转发。一些私人关系较好的名人或者机构以及处在某种共同利益体内的大V们,出于某些生活及商业关系,他们会对彼此的事件、话题、商业活动进行互相“站台”。微博上的站台就是彼此相互呼应,通过转发点评等形式捧场。

  而多数公关公司都会为客户提供微博营销的报价单,也会主动向话题事件中的人物或大V本身寻求合作。郑总介绍,一份完整的报价单会包括账号级别、粉丝数、行业以及其主题方向等内容,而一些小公司的一个完整报价单不会这么详细。

  大V转发有禁忌

  不能影响其形象

  而在网络推手的生活中,病毒段子和病毒漫画是比较常见的形式。

  “这里的‘病毒’是个褒义词。”郑总介绍,这种操作手法,将公益活动中有意思的内容制作成文字、漫画或者视频,使其比较容易传播,在速度和效果上,能像病毒一样扩散。

  郑总举例说,在百度搜索上检索“比某某”更帅的男人是谁,他们通常会把搜索结果设计成“无结果”,但下面会弹出一个提示:“您要找的是不是某某某?”而这某某某,恰恰就是推手要推的红人或明星。看似随意,实际很精心的设计,要比直接给答案的效果好很多。此外,语境、场景的设计都会涉及到,绝对不只是单单发布那么简单。”在实际的操作案例中,一条微博内容的主题定位、适用人群、传播手段,就决定了一条内容有多火,或者能多火。

  “又能赚钱,还能维护自己的公益形象,这样的活动会比较好。”娱乐明星大V自然是公关公司青睐的对象,其受众基础往往比营销账号更为优质,郑总说,在一个公益活动中,明星出场费是10万元,这包括他参与线下活动以及直发3条关于活动的微博。

  “他们不缺钱吗?点个鼠标,给我1万块,内容合适的话,换了我也发,但只给100元的话,估计要揍人了。”郑总觉得明星本身就是商品,是商业价值的载体,处在娱乐产业的链条上,这样的活动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推红人并不赚钱

  企业营销是大头

  有着多年论坛管理经验的郑总认为网络红人是个假象。

  “这些被推的人真火了吗?郭美美火吧,但是人家不是什么推手推出来的,大家对公权力的不信任,身份背景的反差。是社会话题,而不是什么推手公司运作。公关公司推人一般很难赚钱。需要推的人,你认为他或者她能有多少钱?”

  最近,钱永京在做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向网络红人“人大首页女神”求婚。“没人说不让我追吧,你爱说我炒作就说,我没违反法律吧?”为他人塑造品牌的同时,钱永京更重视自己的个人品牌营销。“他们火了,就会记住我了,以后也就会有人主动找上门。”如今,钱永京开始重点营销自我品牌。推广网络红人,或营销自己也好,确实并不赚钱,但赚眼球,为个人的品牌影响力与策划能力增加含金量。

  无论负责运营专业公关公司的郑总,还是做个人业务的钱永京,业务重心已经侧重企业和文化的宣传。“微博营销这些东西越来越没有技术含量,你在做,我也在做。”钱永京坦言,“现在也不局限于网络传播,做代理,找媒体,帮发新闻稿等等。目前收益最高的一笔生意是30万元,是利用病毒视频对一个电影进行网络推广。”

  报道称,今年以来,先后有中行、建行、平安、浦发、兴业、交行、中信、华夏等上市银行高管密集变动;地方银行中,上海银行等也出现高管离职。初步统计,年初至今银行高管离职已达37位。涉及的岗位主要有董事、行长、副行长、风险总监等,有的则是兼任分支行行长。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16家上市银行中,已有10位高管辞职。

  今年1月,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因个人原因请辞。2月,交行第一副行长钱文辉辞去交行执行董事、副行长等职务。3月,辞职的银行高管较多,包括兴业银行副行长陈德康、中行副行长岳毅及中银香港副董事长等。4月,浦发银行行长朱玉辰请辞行长职务。6月,建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及行长张建国递交辞呈。最近申请辞职的则是宁波银行副行长洪立峰、浦发银行副行长穆矢等。

  学者认为属正常现象

  报道称,除了上市银行,地方银行及农商行亦有高管离职。今年2月16日,上海银行董事长范一飞提出辞呈;最近,上海农商行副董事长、行长侯福宁也提出辞职。

  无论是公关公司还是网络推手,他们之间也相互合作。公关公司为了节省人力成本,有时候并不亲自执行网络推广的具体项目,而是把大号和水军推广外包给小公司,甚至诸如钱永京这样的个人团队,使其按照规定的话题或者活动的运营思路执行项目成为业内常见的状态。 J228 制图王金辉 H120

  “20多年来,中国金融业高管职位较为稳定,但近年来出现高管密集变动,确实少见。”11月5日,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在目前改革创新的情况下,金融业高管扎堆离职,属于正常现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副教授表示,不算银行中层,仅以“董监高”级别来看,不到一年就有数十人离职,纵观中国20多年金融史,这种现象还是第一次出现。不过,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银行业还是非常稳定。

本文转载于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