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哪些城市会被环保部约谈 网络约租车首现退出者

17/09/30

  哪些城市会被环保部约谈?

  承德、无锡等“环保优等生”和全国环保模范城市也被约谈;“约谈绝不拣软柿子捏”

  昨天下午3点,国内拼车服务平台爱拼车发布了停止服务的通知,成为最近两三年时间内互联网约租车市场的首个公开退出者。昨天晚上,爱拼车联合创始人杨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在滴滴快车与Uber双巨头大肆烧钱补贴砸市场的态势下,小公司创业没有前途,与其竞争已经没有意义。

  爱拼车公开退出

  长长的被约谈城市名单上,既有经常在环保部空气质量月度排名榜上垫底的城市,也有环保模范城市无锡、马鞍山的身影。

  被约谈的省会城市郑州,主要问题是“大气污染问题突出,空气质量指数不降反升、防治形势严峻”;河北保定市市长因白洋淀污染问题被约谈;河南驻马店市市长被约谈的主因是皮革污染被群众多次举报,几次督办整改效果不明显;而不久前,环境质量一直排名河南省前列的南阳市市长被约谈,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环境保护不作为。

  被约谈城市各有各的“毛病”,但政府的责任都不可推卸。

  2014年5月出台的《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中,11项情形列为被约谈的条件。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副局长汪冬青说,在实际操作中,约谈最主要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三类:首先是群众举报,环保部门查实并发现所在地区确实存在比较大的环境问题的;其次是年度考核没有通过或者治理项目进展缓慢的;第三种情况是环保部门在专项或者综合执法中发现问题,需要敦促当地政府解决或者警示的。

  对于外界提出的约谈的城市中,目前还没有超大城市的身影的疑问,汪冬青表示,约谈绝不是拣软柿子捏,“只要存在重大环保问题,我们一定会照章办事,予以敦促。”

  在承德市部分领导干部看来,这次约谈有些意外,也很纳闷:“承德市被环保部约谈?承德可是环保优等生!”承德市是京津冀的水源涵养功能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享有“华北绿肺”的美誉。在人们的印象中,是“青山绿水相互掩映,避暑山庄荷花馨香”。

  然而,环保不凭印象,看的是数据。尽管承德2014年的空气质量达标天数达242天,在京津冀13个城市中排名第二,高于平均值86天,但监测数据显示,除臭氧外,承德2014年PM10、PM2.5等5项指标的浓度值,较前一年均有所上升。2014年,承德成为京津冀各地市中唯一空气污染指数“不降反升”的城市。

  江苏省无锡市因环境问题突出,6月16日被环保部约谈。作为全国环保模范城市,无锡一直是华东乃至全国的环保标杆。但今年3月和5月,环保部对无锡市开展的专项督查,发现26家企业存在严重环境问题,部分建设项目未批先建、批建不符或久试不验等问题。

  环保部华东环保督查中心主任高振宁说:“从通报的问题可以看出,无锡市环境质量改善与人民群众的需求相比还有不小差距。”

  从检查的情况看,在无锡,转型升级调结构做得相对差的地方,环境问题就相对严重。被通报的26家企业中,江阴市的企业有13家,占了一半。江阴市的经济总量在全国县域中名列前茅,但这个以钢铁、化工等高耗能、高污染产业为主的工业城市,产业结构越来越不适应日益严苛的环保要求。

  环保部华东环保督查中心主任高振宁表示,环保约谈的对象不一定就是一些在环保工作上后进的城市,也有一些曾经领先,但是后来有滑坡的先进城市。“希望通过这次约谈,无锡市加大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在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上继续领跑全国。”

  约谈分为两类:诫勉性约谈和预警性约谈。“目前采用的基本都还是诫勉性约谈,未来我们将更重视预警性约谈,希望以此提示风险,减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汪冬青表示,今后,约谈将更注重宏观,从区域发展角度找到矛盾所在,提示区域发展问题,促进产业升级。约谈的公开性也会升级,将吸收专家建议,尝试邀请公众参与。

  约谈效果为何“立竿见影”?

  一把手“面子”挂不住了,环保的“里子”工程才能做好

  约谈后整改是否到位,最终还要看环境质量是否得到改善。以被华北督查中心约谈的几个城市为例,今年1至5月份,沧州、承德、驻马店城市环境空气质量均呈现出改善趋势——这4个城市PM10和PM2.5浓度均值,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5%和21.6%。

  在环保领域,行政手段不少,但效果常常打折,约谈为啥能取得这样的成效?

  “首先我们有新环保法撑腰。”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副局长汪冬青表示,新环保法明确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同时,“大气十条”、“水十条”等国务院文件中都明确可使用约谈这种手段,依法办事,让环保部门够硬气。

  在公众眼里,约谈是个新鲜事,其实,环保约谈由来已久。过去,减排不力的省份也会被约谈,但都是找个分管副手“谈一谈”。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表示,约谈当地政府“一把手”,确实是新环保法实施后的一个变化,也是约谈取得成效的重要原因。

  在专家眼里,约谈效果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开”。公开约谈,让城市的环保问题在公众面前曝光,让被约谈的城市主要领导丢面子,压力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表示,没有媒体参与,约谈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环保部华东环保督查中心主任高振宁建议,未来把约谈后整改的成效纳入考核考评,“通过环保约谈、综合督查等督政手段,让地方党政一把手的‘面子’挂不住,从而督促他们把人民群众期盼的环保‘里子’工程做好。”

  面对“约谈”,市长们怎么说?

  临沂市市长 张术平:

  “我来接受这一次约谈,我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同时我的决心也是非常大的,我接受了这一次约谈之后,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时任承德市市长 赵风楼:

  “承德市其实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自己的环境,尤其是大气质量在全省不错,在华北地区不错,优是现实,但是你应该优中再优,不能别人上升了你还在往后退。这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安阳市市长马林青:

  “毕竟是全国第一个被公开挂牌督办、约谈的城市,脸上不好看,压力也很大。但实践证明,约谈带来环保观念变化,带来传统工业转型升级的机遇,是件好事。”

  “之所以被约谈,究其根本,还是重发展、轻环保,对环保重视不够;重部署、轻落实,环保监管存在漏洞;处罚不严、追究不深,没有形成强有力震慑。”

  无锡市市长汪泉:

  “今天被华东环保督查中心约谈,我感到很惭愧,听了通报后,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会后我们将立即部署整改。作为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我将牢固树立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本区域内环境质量负责的思想,主动承担第一责任人的责任,亲自抓整改,亲自抓落实,同时把环境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重点目标任务完成情况,作为全市各级领导干部年度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层层落实责任,加大督查问责力度,并对履职督办不力影响任务完成的严肃追究责任。”

  昨天下午,国内互联网约租车平台爱拼车向用户推送通知,称由于各种原因,爱拼车将于近期停止服务。

  根据通知,爱拼车昨天下午3点关闭了新用户注册服务;6月1日12点将关闭发布线路与抢单服务;6月5日零点将关闭服务器,停止所有服务支持。在终止服务前,爱拼车已由系统推送加短信通知方式告知账户中仍有金额的朋友进行余额体现申请操作,申请余额体现截止日期为6月5日零点。

  爱拼车最早创办于2013年9月份,主要面向私家车主及乘客提供同路线拼车服务,在多个主做拼车的互联网约租车平台中,用户规模与实际订单量都属于比较靠前的。而爱拼车的关张,是近两三年时间内第一家公开表态退出互联网约租车市场竞争的公司。

  双巨头垄断灭杀创业机会

  昨天晚上,爱拼车联合创始人杨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爱拼车退出拼车市场,与滴滴快车大举进入拼车市场有关,“我们预判,在滴滴快车与Uber双巨头的补贴大战中,我们再做拼车没有前途,与其竞争已经没有意义。”

  从昨天开始,滴滴快车在本月每周一,向所有用户提供每天两次免费乘坐滴滴快车的机会,整个市场营销费用超过10亿元。另外,滴滴快车与Uber都对司机进行高额补贴,在早晚高峰的市区内重点区域拉活儿,司机可获得双倍补贴。此前不久,Uber还推出新政,一周时间内拉到70单,司机可获补贴6000元。

  2013年9月份诞生的爱拼车,在互联网拼车领域属于非常早的创业者。来自艾瑞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爱拼车的月活跃用户大约为54万,日活跃用户超过3万。有数据称,爱拼车每天实际成交两三千单。而杨洋称,公司实际订单量是上述数字的十多倍。

  但是,由于网络拼车本身收费低,再加上所有收费全归司机,平台本身并不收费,在没有雄厚资本的支撑下,即使平均每天达到拼车两三万单的规模,爱拼车也坚持不下去了。杨洋说:“国内有句俗话:老大老二打架,老三老四受伤,何况我们还不是老三老四。双巨头携资本火并,其他小公司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没钱,也没技术,只能选择退出。”杨洋说,公司正在筹备新的创业项目,“早退出也是为了不浪费投资人的钱。”

  微微拼车:烧钱不可持续

  昨天晚上,微微拼车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永告诉记者,上周自己在杭州使用了两次滴滴快车,“第一次约到的车主是新手,作为他的第一个客户,我们聊了一路。第二次约到的车主一边熟练地使用滴滴,一边还在用Uber接单。他们都被滴滴快车6倍的补贴(封顶50元)所吸引,说这钱不赚白不赚。被问及如果没有补贴还干吗?他们都非常明确地表示不干。”

  微微拼车17年前开始做顺风车,参与并推动了北京市拼车指导意见的出台。王永认为,对于其他创业公司来说,滴滴快车大规模烧钱补贴是一件好事,至少开发了市场,但补贴终归是无法持续的。“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完成四笔融资。我们花费了几千万元培育市场。但是我们不会烧钱,因为烧钱模式没有含金量,而且用烧钱得来的用户留存率太低。拼车是C2C模式,服务和产品体验比单纯的烧钱模式更为持久。”

  驻马店市副市长 张昕:

  “环监局领导代表环保部指出的我市在环境监管上存在的问题,是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我代表驻马店市政府虚心接受,对提出的整改要求,我市将迅速制定整改方案并逐项抓好落实,决心以实际行动和工作成效作为对环保部现场督导和约谈的最好回馈。”(记者 张伟)

  巨头垄断对市场的伤害有多大?王永认为,滴滴还没有彻底垄断市场,其他创业公司还有机会,“目前滴滴面临的挑战和压力很大,需要照顾打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等多个模块的业务,团队、精力、资金上都顾不过来。”他称,微微拼车会继续做下去。

  本报记者 贾中山 J159

本文转载于申博http://www.91zhengpin.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