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罹患肿瘤两次手术后失明 云南“老干妈”做出最贵辣椒

17/08/18

 ■梦广正在熟睡中,但他的双眼已看不见。

■梦广正在熟睡中,但他的双眼已看不见。

云南“老干妈”做出最贵辣椒

图为腌制后的小雀辣产品 刘冉阳 摄

    “爸爸,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你?”李梦广躺在病床上,试图伸手摸摸父亲,抬到一半又突然放下。男孩今年8岁,来自湖南邵阳,在增城念3年级。60多天前,因为一个恶性肿瘤,他的生命被蒙上阴影。两次手术后,梦广双目失明,再也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尽管如此,父亲李宏光仍不愿放弃,他日日守在肿瘤医院门前,希望为孩子谋得一张床位,以便接受更好的治疗,可一切并未如愿。梦广的病情,在等待中逐渐恶化,眼看带来的钱很快耗尽,李宏光不得不开始思考,是否要带儿子回老家治疗。

    右眼突起被误诊

    今年10月7日,梦广吃过午饭后外出玩耍,回来时李宏光发现,儿子右眼竟突了出来。刚开始,他以为梦广是和同学打架受伤,询问后才得知突起来得毫无征兆。随后,李宏光立即带孩子去附近的社区医院检查,医生说是体内火气重所致不用担心。听到医生的解释,李宏光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住院9天,一直都在用消炎药,可情况没有半分好转。”看见儿子高耸的眼睛,李宏光又焦急起来。

    由于梦广的病一直未能确诊,李宏光将儿子转院至广州市儿童医院。再次检查后,医生告诉李宏光,梦广不是火气重,而是有鼻窦炎。因为炎症太严重,导致其眼部突起。11月22日,梦广进行了“鼻窦手术”。让李宏光感到意外的是,手术后孩子的眼部突起仍未消失,而且视力一天天下降。

    两次手术后失明

    手术4天后,梦广的右眼完全失明,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怎么会这样?!”情急之下,李宏光又将孩子转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他不想放弃,一定要为梦广查出病因再对症下药。不到一星期,检查报告出炉,李梦广被确诊为“胚胎性横纹肌肉瘤”。“是恶性肿瘤,情况非常严重。”拿着确诊书,李宏光感觉暗无天日,悲痛与绝望交织在一起,变成涌出的泪水。

    “他才8岁,如果不治疗,以后该怎么办?”没有过多犹豫,李宏光立即交钱让孩子住院治疗。彼时,他不曾想到,悲剧还在继续发生。一星期后,梦广进行了第2次手术。遗憾的是,手术并没能使他重见光明,反而左眼也逐渐失明。“儿子瞎了!”李宏光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他不停地追问医生,却始终得不到科学的解释。医生建议他,带梦广去肿瘤医院治疗,说不定还有救。

    后续费用无着落

    “肿瘤医院”四个字,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让李宏光死死握在手里。可是,现实再次给了他重重一击。“肿瘤医院根本没有床位。”他告诉记者,由于床位紧缺,医生只好提议让梦广去门诊化疗,“这根本不现实,如果在门诊化疗,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太容易感染。”无奈之下,他只好日日去肿瘤医院询问,希望能走运求得一张床位,让孩子住院化疗。

  宁洱11月10日电(记者 保旭)云南人爱吃辣椒,配料、油煎、水煮、腌制,可以说吃法五花八门。但云南宁洱县磨黑镇的河谷里,有一种小鸟也爱吃的辣椒--小雀辣,并在当地实现人工栽培,还荣升云南最贵辣椒榜首。

  记者近日在磨黑镇见到了这种最贵的辣椒。小雀辣,果实细小,长约1厘米,因为鸟类吃果排出粪便后传播,当地人称之为小雀辣。

  发现并推广这种辣椒的正是当地勐野江公司董事长罗琼兰。

图为农户正在采摘小雀辣 供图 摄

图为农户正在采摘小雀辣 供图 摄

  1996年,罗琼兰的男朋友周建伟在宁洱磨黑把边江畔承包工程,她也经常到工地上看望男友,随便为工友做一顿饭。一次,罗琼兰突然发现工棚附近有一棵大辣椒树,高3米,结了许多辣椒,罗琼兰采了一个吃,发现比小米辣还要香、脆、辣。罗琼兰就把这种辣椒拿来做饭给工友,大家都觉得味道非常好。

  离开时,罗琼兰顺手采了点带到街上卖,当时普通的辣椒一公斤卖两元左右,而她带去的小雀辣,一公斤卖到了40元。

  因为磨黑产盐,当地历来就有制作腌制品的习惯。精明的罗琼兰发现了这一商机,开始了她的创业之旅。

  最先,罗琼兰到处找村民收购小雀辣,然后加工成腌制品再销售,让她感到意外的是,“第一次花了8万元买的小雀辣,竟然卖了20多万”。

  生意越做越好,罗琼兰与丈夫在县城办起了厂。但随之而来的难题,也差点让她放弃了这个事业。2010年,她共收购到40多吨小雀辣,但因为产量增加,技术没能跟上,小雀辣几乎全腌泡坏了,一下赔了80万元。

图为生长中小雀辣 供图 摄

图为生长中小雀辣 供图 摄

  罗琼兰意识到技术上的突破才能扩大自己的生意,她开始跟技术团队研究腌制方法。2011年,罗琼兰取得了成功,不仅还清债务,还在小雀辣生长的江边,建起了新的厂房。最让罗琼兰高兴的是,她还申请到了小雀辣的泡制工艺发明专利。

  因为对小雀辣的需求不断增加,罗琼兰还在当地成立了农村合作社,公司育苗,2至4月免费提供给农户种植,并提供技术指导,6至12月进行收购。罗琼兰说,“这既能保证我们原料的供应,当地农民还能借着小雀辣脱贫致富”。

  罗琼兰对村民做出承诺,“无论怎样,我都按照每公斤22元的价格收购,对贫困建档立卡户还会有一些倾斜”。

  现在,罗琼兰制作的小雀辣已经销往各地,她还自己建立了一个电子商务平台来实现销售。按照150克每瓶的标准,一瓶小雀辣在市场上均超过10块。罗琼兰告诉记者,“独特的原料,再加上秘制的加工,这应该是云南最贵的辣椒了!”

  当地政府也极力将小雀辣的推广种植作为农民增收的渠道之一,将小雀辣人工栽培技术在宁洱县多个乡镇推广,目前当地种植小雀辣的农户已超过2000户。

  除了辣椒,罗琼兰还腌制木姜子、酸菜、海船等特色产品,也因此有人开玩笑称她为云南“老干妈”。罗琼兰说,“离这个目标差距还比较大,但我对未来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罗琼兰告诉记者,“目前我正在筹建一个辣椒为主题的庄园,其中包括小雀辣种植的风光游览、辣椒宴、辣椒文化多媒体展示中心。”

    两个星期过去了,李宏光还未找到病床,眼看儿子的病情逐渐严重,他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带梦广回长沙医治。“治疗费用大概在15万元左右。”李宏光说,现在他根本顾不上去筹钱,因为一天没有落实医院,他的心就一直无法安定。目前,梦广已花费6万元,这笔钱全是向亲人所借。“不会放弃的,多活几年是几年,就算卖掉老家的房子,就算一无所有倾家荡产,我也要让给儿子治病!”

  罗琼兰笑着说,“再养几只小鸟,让大家见识一下小鸟怎么吃的辣椒”。(完)

本文转载于诚信在线,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