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为63年来最早“破三”

17/10/17

  关键点其实并不在于这些钱最后去哪儿了,而是计生部门的政策,仅仅成了把任务指标下放到村委会,村委会负责把罚款收到位,甚至多收个三五千也不当回事。

  如果说,人们对村委会面临计生任务而定的“保证不生二胎,事先留下押金”土政策,多少还有些理解的话,那么,“押金一年有效,过期转为罚款”的规定,则是任何一个挣钱不易的村民无法接受的。陕西陇县东南镇郑家沟村的村民就遇上了这么个“押金不退”的霸王条款,最终闹到了县里。

    昨天,北京南郊观象台的最高温达到30℃,郊区大兴达到31℃,打破了1951年以来最早30℃的纪录。

    昨天13时25分,南郊观象台已经达到30℃,打破了4月上旬29.3℃的历史极端最高值,更是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早出现30℃的一天。此外,到14时,城区所有站点都突破30℃,郊区大兴已达31℃,恍若夏日。

  胡乱吃总是要吐的。郑家沟村委会在县人口与计生局的干预下,最终还是准备将收取的18户“二孩结扎押金”,如数退还村民。但是对于交了押金、违反计生政策而生了二胎并且事后补交了社会抚养费的村民,村干部表示原先的那笔保证金不能退,这部分费用已进到县财政。

  眼下的农村,最好收的钱恐怕就是各种名义的计生款了。三四千元的保证金交上去,却能在村委会的眼皮子底下把第二胎孩子生下来,可见当地罚款收钱之心,远远超过了执行计生政策之意。

  严肃规范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一些基层村级组织被折腾成单纯收钱罚款的政策,这是造成城乡生育数量不对等、人口结构倒挂化的重要原因。对于这些自定标准的押金或罚款,当地村干部似有难言之隐,言称“都是因为县上每年按指标下达任务”。

  人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当地村委会眼里,县上每年的指标和任务就是政策,落实政策的对策就是用钱解决问题。当然,村委会解决的问题不是把人口控制住,而是以钱的方式向上证明,这么个国策的大事我抓了,有押金为证。这对于村一级的干部来说,乡里乡亲的,也只能这么做。

  如果不是有部分真按交纳保证金所承诺的那样没生第二胎,恐怕没几个村民愿为这几个钱拉下脸来,郑家沟村委会的这档子糗事就不会被媒体传播开来。但是,这桩糗事的关键点其实并不在于这些钱最后去哪儿了,而是计生部门的政策,仅仅成了把任务指标下放到村委会,村委会负责把罚款收到位,甚至多收个三五千也不当回事。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执行过程中被扭曲到这等地步,实在也是“老实人吃亏”的一个乱象了。

  计划生育在一些地区、尤其是基层农村,沦为一件交钱就可以生、胆大就可以生的潜规则,这是每个期待生育政策公平的人们所不能理解的。一方面,各种自立名目的生育罚款加重了农民的经济负担,损害了生育公平;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包括社会抚养费在内的管理漏洞。这些问题,计生部门应该是知情的,但它带给社会的客观效果,与村委会例行公事的交钱完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不过,这种高温态势并不会持续。昨天午后京城北风渐起,气温一路走低,北京气象台预计,今天最高气温仅有18℃。

  如果眼下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暂时还做不到完全一刀切,那么,对于什么费该收或不该收、收到的钱用在哪儿了,这类早该统一透明的事,计生部门至少应该做到。

  刘雪松

    为何前后两天温差如此之大?气象专家表示,这主要取决于三个条件:首先是昨天北风带来的下沉增温,其次是控制本市的大气团的冷暖转变,再次是光照条件的不同。

    专家解释说,北京的地形特殊,每次刚刮北风时空气下沉会产生短时跳跃性增温,而且昨天空中大气团为近期最暖,加之天气转晴,大气透明度转好,使气温升高;今天北风带来增温作用消失,大气团明显变冷,逐渐增多的云层又使光照有所减弱,所以会降温。(记者王硕)

本文由澳门百家乐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