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懒的借口?研究发现“拖延症”患者更具创造力 同是一条路冷热两重天(图)

17/10/08

  外媒称,很多人都因为最后期限一天天逼近却迟迟不干该干的工作而感到内疚。然而新研究显示,我们或许无需过于自责。

  据英国《独立报》网站3月11日报道称,科学家说,大概有20%的成年人声称自己是长期拖延症患者,但他们或许也更有创造力。

升州路的树阴下,气温降至37℃以下。实习生 王甜 摄

  美国沃顿商学院教授亚当·格兰特说,他最初注意到这一理论是因为他的一个学生。作为他“最有创造力的”学生之一,这名女学生告诉他,自己最有创意的点子都是在拖延之后想出的。

  这名学生申智海(音)如今已是威斯康星大学教授,她在两家公司开展问卷调查,分析那里的雇员工作拖延的频率,然后请上司评价他们的创造力和创新力。申教授发现,拖延的员工往往更有创造力。

  她所做的实验巩固了这一结论。在实验中,她要求一群人提交商业点子。那些先玩5分钟扫雷或单人纸牌游戏再提交点子的人的创造力比直接想点子的人高出28%。

  格兰特在他的著作《原创:我行我素的人如何改变世界》中提出,我们一开始想出的点子往往是最传统的点子,而拖延却使一个人的思维漂浮不定,从而使思考更具创造力。

瞻园路上,行人多在有树的一侧行走。王甜 摄

  法桐、银杏、水杉……行道树不仅是南京的城市名片,在今年这个似乎望不到头的夏天,它们组成一张张保护网。日前,扬子晚报记者赶在一天中最热的下午2至3点,携带温度计,分多路在城中为您找出这些道路。

  随身携带的温度计证明,有没有树,降温的效果相差很大。600多米的四牌楼行道树遮天蔽日,能比阳光直射下降温5至6℃。而瞻园路上,北侧有树、南侧没树,同为一条路,却是冷热两重天。

  北京西路:

  爬山虎、银杏,风入松

  降温效果:2至4℃

  从鼓楼地铁站一出来,记者就感到一股热浪迎面而来。阳光直射下,手中的温度计很快突破了40℃。到北京西路,记者看到,道路两旁除常见的灌木外,还栽有各式各样的树,银杏、雪松,甚至路旁建筑上还有郁郁葱葱的爬山虎。下午2点半,记者手中的温度计在树阴中显示为不到38℃。记者注意到,大部分路面被树阴覆盖,周围没有高楼大厦,空气通畅,走在路上,还能感受到丝丝凉风,令人舒服不少。“我从小在这里长大,那些雪松比我年纪还要大了。这里的绿化是非常好的,别的路很难比。”住在附近的钱先生说。

  中山北路:

  参天法桐遮住整条路

  降温效果:1.5至2℃

  下午3点,记者又来到中山北路。一路上满目都是参天的法国梧桐,枝干巨大,一人都无法环抱,旁逸斜出的枝桠使整幅路面都笼罩在树阴中。此时温度计显示为37.5度,比阳光直射下显示超过39℃,降了1.5-2℃。不过由于道路两旁高楼耸立,风力较弱,清凉效果略逊于北京西路。在南大附中附近工作的保洁阿姨告诉记者,她在这里工作有四五年了,虽然“每年的10月到隔年1月,树上的叶子便会落下,非常麻烦”,夏天在这里工作确实比较凉快。

  四牌楼:

  老人孩子多来此乘凉

  降温效果:5至6℃

  四牌楼是一条由西至东的双向道,长约600多米。从头至尾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壮实的身躯向中间伸展,俨然成为一道绿色的防护伞。下午2点阳光下温度计显示42-44℃,而躲进四牌楼的绿阴下,水银柱就会降至36-38℃。

  在四牌楼老虎桥路口修理自行车的刘大爷今年58岁,他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自己在此修理自行车已有20年了。“我一般上午8点就出来干活了,直到下午6点才收拾回家。最近真热,好在有这样的大片的树阴,干起活来也不觉得累了。”

  瞻园路:

  有树没树两重天

  降温效果:2℃左右

  格兰特还声称,人类历史上某些最伟大的时刻要归功于拖延症,包括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和亚伯拉罕·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

  他说:“史上最伟大的演说都是在最后一分钟修改的,这样你站在台上时还有很大的灵活性,可以现场发挥,这跟提前几个月就把讲稿固定下来完全不同。”

  探访时,记者还去了瞻园路,这条路现在是“阴阳脸”。瞻园路靠北一侧的马路边有树,靠南的一侧路面上没有树,光秃秃的。记者先在瞻园路北侧有树的一边测温,温度计显示为37.5℃,记者又穿过马路来到瞻园路南侧没有树的一边,站在街边楼宇的阴凉处测温,几分钟后记者感觉前胸后背都有汗珠往下流,温度计显示为39℃。路上的环卫工王师傅说:“每天都在这条路来回扫地,路北有树感觉还好一点,路的南边没有树人都不敢过去。” 实习生 田宇宙 孙海蛟 成晴雯 记者 张可

本新闻转载于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