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交易市场的“中国式创新” 谎称ATM故障

17/10/20

图为上海联交所总裁蔡敏勇。       资料照片

  一名泰城在校大学生租住房屋,给房东打房租时称钱在ATM机卡壳,一直拖了一周时间也没到账。经过银行查询,没有这笔打款记录。原来,该大学生手头紧张根本没打款。

  “你们银行怎么弄的,在ATM机打款都一周了还没到我的账户里,我要投诉你们。”2月中旬,家住东岳大街体育场西侧的周女士,到长城路附近一处银行网点,进门就要投诉。周女士说,她既是为自己投诉,也是为房客投诉。她在大河水库附近有一套房屋,出租给在校学生小刘。按照约定,小刘应该在每月中旬把房租打到她的卡里。过了约定的时间周女士没收到房租,打电话询问小刘,小刘称钱已经在财源大街一处ATM机上打过去了。

  当走进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联交所”)的交易大厅,电子大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成交项目便映入眼帘。屏幕上有升有降、犹如跳跃音符一般的交易指数,仿佛正在演奏一曲产权市场日新月异、资本进退自如、投资并购活跃的交响乐章。

  这里,不仅有国有、非国有企业的产权交易,还有科技成果、版权、矿权等的交易;这里,不仅有实物产权的交易,还有金融资产、碳金融的交易;这里,不仅有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范围内的产权交易,更有受联合国委托指定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国际技术转移的交易……

  “中国产权交易市场,是对国际资本市场的创新和补充。其它国家并没有产权市场这一直接形式,这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式创新’。”上海联交所总裁蔡敏勇日前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可以说,我们在输出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模式的同时,也向世界输送了中国特色的资本市场。”

  国企改革:“中国式创新”的起点

  中国产权交易市场的设立初衷,是为了规范国有企业产权的流转,为了规范透明、阳光操作。回顾起十几年前,蔡敏勇不禁感慨:“那时,我国产权市场刚萌生起步,鲜为人知。很少有人会想到,企业、资产、股权、物权、债权和知识产权等权益,也可以如同普通商品般买卖,‘并购重组’更是乏人问津。”

  据了解,我国产权市场的建设,从1988年5月武汉成立第一家产权交易市场以来,历经了24年的进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经政府批准设立的产权交易机构已有数百家之多。

  在蔡敏勇看来,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大致可划分为三个“商品化”阶段: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的生活资源商品化,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生产资料商品化以及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的产权市场所探索的生产要素商品化。“如果说,前两个‘商品化’即生活资源、生产资料的商品化,基本完成了改革的百分之八九十,那么第三个商品化是生产要素商品化,我们只完成了百分之二三十。”他认为。

  所谓生产要素,是指进行社会生产经营活动时所需要的各种社会资源,它包括劳动力、土地、人力资本、管理、资本、技术、信息等内容。“生产要素商品化进程对于资源市场化配置起着关键作用,正是因为这些生产要素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逐渐从行政化配置转变为市场化配置,从而催生了产权市场在中国的诞生。”蔡敏勇说。

  “中国当前不少深层次经济问题和社会上一系列矛盾,尤其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讲,都是生产要素商品化不够引起的。”蔡敏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直言,“比如说,土地作为生产要素其流转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导致垄断、土地财政等问题;再比如说,我们的科技资源大多掌握在国有体制内,而国有体制内恰恰是最不具有创新活力的,直接导致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下,等等。”

  资源配置的方式和水平直接决定了生产力水平的高低。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蔡敏勇特别提到了获得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两位经济学家———埃尔文·罗斯(A lvinR oth)和罗伊德·沙普利(LloydShapley)的研究理论。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共同研究方向是资源的配置,以及如何设计合理的市场机制来达到这样的配置效果,其理论现在已经被广泛运用。“中国的地区发展差别、产能过剩、行业扭曲等问题,也就是结构调整、优化布局的问题,其实就是资源的重新配置问题。”

  蔡敏勇进一步指出,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是产业转型,产业转型的基础是市场转型,市场转型的突破口是构建多元化的资本市场体系,成熟的资本市场体系是优化资源配置的制度保障。产权市场是各类生产要素优化配置的市场平台,更是基础性、权益性资本市场。产权市场在完成国企改革的历史使命过程中,也逐步成为为不同所有制形式产权进行交易的平台。

  上海联交所:“中国式创新”的缩影

  中国的产权交易市场发展,经过了以实物产权交易和盘活存量资产业务为主的初创期,以配合企业股份制改造和产权流动业务为主的探索期以及以产权多元化改造为主,市场开始向区域化、国际化并购发展的发展期。目前,中国产权交易市场发展已经完成了三次飞跃,分别是由场外流动向场内流动登记的转变、由场内流动登记向场内公开挂牌转让的转变、由场内公开挂牌转让向公开竞价交易的转变。

  上海联交所的发展历程,正是中国产权交易市场发展的缩影和典型写照。

  1994年4月20日,上海城乡产权交易所成立。1996年3月26日,在上海城乡产权交易所基础上改组而来的上海产权交易所成立。上海产权交易所建立了国有资产产权交易监管体系,以盘活存量国有资产、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主要目标,以国有企业间的产权交易为主要特征,以政府行政撮合为主要交易手段。

  此后,上海国企改革渐入佳境,政策重点转向鼓励并购和促进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1999年12月28日,全国第一家技术产权交易所———上海技术产权交易所成立,标志着促进资本在高新技术领域进入和退出的有形产权市场的形成,标志着我国的技术交易市场实现了由技术商品化向技术资本化转变,是中国对国际科技与资本市场的一大贡献。

  随着上海在长三角乃至全国经济、金融中心地位的逐步确立,成立一个统一的、覆盖所有交易形式的、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上海产权交易市场,其必要性和迫切性日益凸显。2003年12月18日,上海产权交易所和上海技术产权交易所合并,成立了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定位是———“经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具有事业法人资格的综合性产权交易服务机构,是集全社会的所有权包括物权、债权、股权、知识产权等交易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市场平台,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选定的从事中央企业国有资产转让的首批试点产权交易机构,是立足上海、面向世界、服务全国、连接各类资本进退的专业化权益性资本市场”。

  “自1994年创立至今,上海产权市场交易规模和运行质量连续十八年保持全国第一,已经成为目前中国交易量最大、覆盖面最广、影响最大、运行质量最好的产权市场。”蔡敏勇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产权市场是基础性、权益性资本市场。上海联交所通过信息集散、价格发现、资本进退、资源配置、规范流动五大功能发挥其基础性作用,实现了各种资源的优化配置。”

  并购为王:价格发现与资源配置

  “中国将进入‘并购为王’的时代。”蔡敏勇说,“中国特色的产权交易市场,必须深刻认识到并主动顺应这一大趋势。

  在这一背景下,相对于之前“十八年保持全国第一”的桂冠,蔡敏勇无疑更看重上海联交所强大的价格发现功能,以及随之而来的资源配置功能。

  蔡敏勇认为,企业国有产权进产权市场公开挂牌交易的制度安排,有利于在更大范围发现买主、发现价格,也有利于国有产权公开、公平、公正的阳光交易机制形成,更有利于各类企业产权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形成先进生产力。“市场曾做过统计,在没有规定进场交易以前,政府审批的项目很少出现超过评估值的情况。但是,到了鼓励大家进产权交易市场交易以后,国有产权交易的平均成交价都超过了评估值,整个市场都有了变化。”

  这样的例子信手拈来。

  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案。挂牌价格2250万元,经过13家单位参与多轮竞价,最终上海某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以4025万元成功竞得,增值率78.89%。

  上海新华书店改制。原先效益低下,职工待遇不断下滑。后来以上海联交所为平台寻求改制,分为三步走:将它由国有独资改为国有投资主体多元化;吸引各种投资主体参股;重组借壳上市,即现在的新华传媒。“现在的新华传媒,已今非昔比。不仅员工收入改善,还收购外地新华书店,成为A股市场中文化板块龙头。”蔡敏勇笑言。

  当然,上海联交所的基础性作用,不仅包括价格发现和资源配置,还有信息集散、资本进退、规范流动,共五大功能。为了说明这五大功能在实践中的运用,蔡敏勇特别用长江流域产权交易共同市场主办的“中国产权交易报价网”作为例子进行介绍。他表示,通过这样的跨区域网络动态报价竞价交易平台,各产权交易机构可以联合发布项目信息并共同进行项目推介,组织网络竞价,在规范和公开的交易环境下同时实现了项目资源和投资人资源的共享。

  据介绍,该平台目前项目最高的增值率已经超过800%。如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第三门诊部70%产权转让,报价358.6万元,经过305次网络报价,最终成交价格3532.6万元,增值8.85倍。

  “中国式创新”任重道远

  据了解,上海产权市场已经把企业国有产权规范转让的做法和经验,成功地复制到其他权益性交易领域,探索新兴权益性资本市场平台发展的新路子。

  蔡敏勇向《经济参考报》介绍说,近年来,上海产权市场已经形成了“8+1市场服务平台”(8个国家级+1个国际级市场平台)。上海联交所相继组建成立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上海农村产权交易所、上海联合钢铁交易所、上海联合矿权交易所、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以及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南南全球技术产权交易所等一批市场平台,集聚和发展了上千家国内外会员单位形成的现代服务业集群。在促进企业国有产权有序流转的同时,不仅带动了非国有企业产权规范交易,而且也带动了其它权益性资本交易,丰富了上海国际化要素市场体系建设。

  “以南南全球交易所为例。2010年联合国大会专门做了一个决议,指定南南全球交易所为南南合作的重要平台。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大会主席,都给予了南南全球交易所高度评价。国内企业也获益不少,如今年我们促成了菲律宾和中铁的一个二十亿美元的合作协议。”蔡敏勇说。

  不过,蔡敏勇也表示,国内生产要素商品化目前仅完成了百分之二三十的进程,中国产权市场发展成绩不小,问题也不少,对此需要正确看待。“应注意的是,用当前发达国家的一些市场体系指标来评估我国现在的产权市场,值得商榷。要知道,80多年前的美国,证券交易所还有350多家之多。”

  “中国要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的现代产权制度,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没有五十到一百年的改革,恐怕是做不到的。中国产权交易市场,任重而道远。”蔡敏勇说。□记者 骆国骏 王小波 林远 

  周女士又等了一天,卡里仍旧没收到房租,再给小刘打电话,小刘告诉她在打款的时候ATM机出了故障,钱在ATM机卡壳了,应该很快就会到。周女士等了一周时间,接到小刘电话称“银行答复说还在处理,让再等等看”。按捺不住的周女士气愤地找到银行,准备提出投诉。

  经过银行调取记录,根本没有查到小刘向周女士卡里打款的记录。工作人员耐心向周女士做了解释,周女士听完有点迷糊。随后,周女士打电话询问小刘,小刘才说出了实情。原来,小刘手头紧张,想着过年不在房子住还得交房租有点冤枉,就想出了打款出问题把责任推给银行的主意。周女士了解情况后,主动给小刘减免了半个月房租,也撤销了对银行的投诉。

百家乐网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