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持续缩水 携4亿巨款取道景洪出境

17/10/20

  QDII基金规模普遍较小,有数十只QDII基金或面临清盘压力。根据基金二季报,截至6月底,共有25只QDII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

  证券时报记者 朱景锋

    今年7月初,有投资人爆料,河北海沧资本旗下多只有限合伙基金产品陷入兑付危机。记者通过与项目方联系更发现,多只基金募集款项不知所终,涉及总金额高达4亿元左右。据河北警方近日透露,海沧资本前掌门人姜涛已由云南景洪潜逃出境,或逃亡于缅甸、老挝等国。相关知情人士透露,早在今年3月,姜涛即为此做好准备,其先准备好护照等出国手续,于6月赶赴香港搭建资金转移平台,其后6月-7月将大量资金转走,最终携巨款潜逃。姜涛轻而易举携巨款跑路背后,有限合伙制基金的风险展露无遗。

  规模持续停滞不前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基金将迎来首例清盘。

  泰达宏利基金今日公告,拟于9月7日起以通讯方式召开持有人大会,对终止旗下泰达宏利全球新格局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合同有关事项进行表决。如果表决获得通过,泰达宏利全球新格局基金将成为第一只清盘的QDII基金。

  对于终止合同的原因,泰达宏利基金仅表示系“根据市场环境变化,为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泰达宏利全球新格局基金于2011年7月20日成立,至今已满4年,截至今年8月17日,该基金成立以来亏损5.3%。

  成立以来,该基金规模整体呈现不断缩水势头,在去年底规模为4863万份,但今年一季度末跌至1016万份,到二季度末进一步缩水至770万份,已经持续低于相关法规中设定的5000万元的“红线”。

  和投资国内股市或债市的基金可以较为方便地转型为其他类别基金不同,QDII基金由于涉及境外投资、外汇额度等方面的问题,很难转型为其他基金,而且目前新基金实行注册制,基金壳价值几乎为零,清盘似乎是迷你QDII基金的较好选择。

    4亿元 不翼而飞 每款产品都存在超募现象

    事件起于海沧资本旗下两只有限合伙产品“依沧林山庄二期”“华瑞房地产一期”到期未实现兑付,其兑付日期分别为6月26日和6月30日。

    伴随违约兑付事件发酵,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赶赴海沧资本所在的河北石家庄市了解情况,其调查出来的真相更令人咋舌。“海沧资本每款产品几乎都存在超募现象,少则超募1000多万,多则超募达7000万左右。”有投资者表示。根据海沧资本官方网页产品中心一栏显示,其共有5项产品,分别为:海沧友联光电科技投资基金一期、海沧融投保函项目债权投资基金一期、海沧飞龙房地产项目投资基金、海沧瑞泰房地产项目投资基金、海沧依林山庄FD项目投资基金。根据不同项目及不同认购额度、年度,其承诺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在10%到14%不等,平均收益率在12%左右。

    此外,海沧资本还对外发布了一款名为“华瑞”的有限合伙产品,实际认购金额为4535万元。而上述6款产品中,实际认购金额为5.36亿元。而经投资者与融资方沟通了解得知,目前除有9000万到1.1亿元的款项尚在融资方处,其余4亿多元不知所终。

    4个月 暗度陈仓 六、七月间每天转出大笔资金

    8月25日上午,一辆满载50位投资者的大巴,从石家庄最繁华的中山东路上的一家酒店出发,直奔河北省公安厅,车上乘客是来自全国十几个省市的投资人代表。记者从当地公安部门了解到,姜涛账上的5000万现金已被查封。

    这显然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出逃计划。2014年3月6日,海沧投资的法人代表突然由姜涛变更为张桂起。“张桂起是一个卧床不起的老人,还是一个又聋又哑的残障人士,且为文盲,根本不懂公司设立流程。”一位投资人代表告诉记者。

    根据公安部门有关人士和投资人透露,今年3月,姜涛就办理完毕护照、做好了出境的准备。6月份,姜涛前往香港搭建资金出境通道。6、7月间,海沧资本的流水显示每天都有大笔资金转出,其中,7月2日为投资者能查证到的最后一笔。

    7月8日,姜涛与公司财务沟通项目的还款情况,为拖延时间方便潜逃,海沧资本在其官网发布延期支付的公告。7月11日,姜涛失联,公司报了失踪。同期,海沧资本基金账户U盾等重要会计资料不翼而飞。

    对于姜涛是如何将4亿元巨额资金转走,有投资者透露称,“海沧投资今年3月在北京开新公司,6月20日姜涛最后一次出现在北京分公司,拿走了西装,而该公司的负责人则看到,姜涛写字台上放满了银行转账的U盾,“至少三五十个。”

    监管疏忽还是故意放行?

    值得注意的是,从准备离境,到携款潜逃,姜涛只用了4个月时间,这背后,资金监管银行的是否失职也成为投资者质疑焦点。

    记者从PE基金行业了解到,在有限合伙制基金的运作过程中,企业和基金会在委贷银行各开一个账户。基金将募集到的资金存入专用账户,由委贷银行划到企业账户;企业还款时,同样将资金存入自己账户,再由委贷银行划拨。资金回到基金专用账户后,由有限合伙制基金管理人根据约定条款对资金进行分配。

    而在海沧资本事件中,一方面是企业回款划拨至基金账户后,管理人姜涛并没有对这一部分资金进行分配而是运作至个人账户;另一方面,对于超募部分,姜涛不仅没有将该情况透露给投资人,还顺利将其挪为他用。

    “从过程来看,姜涛的携款潜逃无疑早有预谋,但作为资金监管方的银行应该负有相关责任。对这笔高达4亿元的资金,应该放在法人账户,怎么会进入个人账户,让姜涛卷走?这背后是工作人员的疏忽还是对姜涛个人的故意放行?”一位已介入此案的律师质疑称。

  实际上,QDII基金规模普遍较小,除了泰达宏利全球之外,还有数十只QDII基金或面临清盘压力。根据基金二季报,截至6月底,共有25只QDII基金规模低于5000万元,华宝动量优选以536万元成为规模最小QDII基金,国富亚洲、国泰美国房地产等多只基金规模低于2000万元。而基金业协会本周公布的最新规模统计显示,截至7月底,97只QDII基金总净值规模为611亿元,比6月底锐减332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从2007年9月首批QDII基金出海以来,受到海外股市震荡及其他多重因素影响,QDII基金整体表现不佳。今年7月份,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开闸,内地投资者可以足不出户方便地投资香港市场上优质的海外基金,而不必借道QDII基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转载于澳门百家乐网站http://www.rcshyxx.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