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或放开存款利率上限 银行应为大众创业添动力

17/10/17

  利率市场化有望再提速。3月1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央行行长周小川首次表态,“今年如果有一个机会,可能存款利率上限就放开了,大家期望的最后一步就走出来了,这个概率应该说是非常高的。”

  在周小川看来,利率市场化已经走了多年。“去年人民币存款利率的上浮空间扩大了20%,前不久的利率调整,浮动区间又进一步向上扩大了10%,因此,大家非常合理地估计,我们离利率市场化,也就是最后的存款利率上限的解除已经非常近了。”周小川说。

  扶持就业创业对稳就业、惠民生、促发展至关重要。银行业要把发放就业创业贷款当作新的利润增长点来抓,大胆创新信贷服务方式和信贷服务产品,满足就业创业者多方面信贷需求,切实助推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实现信贷效益与社会效益良性互动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部署进一步促进就业鼓励创业,并给出了深入实施就业优先战略等四方面政策。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注重发挥信贷支持功能,如将小额担保贷款调整为创业担保贷款,最高额度统一调整为10万元,个人贷款在贷款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3个百分点以内的部分由财政贴息。

  事实上,近几年来,央行在存贷款利率调整政策中,就考虑逐步放开利率限制。就贷款利率而言,2012年6月8日,央行首次采用非对称降息,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2012年7月6日,央行再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7倍;2013年7月20日,央行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在存款利率方面,2012年6月8日,央行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调至1.1倍;2014年11月22日,央行再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提升至1.2倍。

  与此同时,央行在2014年11月30日发布《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进一步为存款利率市场化做政策铺垫。

  对于银行而言,利率市场化提速对其盈利模式带来的冲击不可小觑,存款利率市场化后,各家银行为争夺优质存款,稳定资金来源,势必会竞相提高存款利率;同时,为争夺优质贷款项目,又必须降低贷款利率,一升一降,最终导致银行利差缩小,利润降低。

  银监会的定量测算表明,如果今后十年内放开存款利率,实现完全利率市场化,银行息差收入可能下降60-80个基点,银行利润将降低一半。这对于习惯靠息差生存的我国银行业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表示,“这一次提高到1.3倍以后,可以看出,我们的商业银行还是能够差异化地定价,出现了上浮区间不同的阵营。大银行上浮少一点,10%左右。中型银行,也叫股份制商业银行,上浮了20%左右。一些小的金融机构,包括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上浮多一些,可能20%到30%。实际上通过这种差异化定价,商业银行和客户之间的优化已经在形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此前撰文指出,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中小银行面临的负面影响更大,这不仅与银行自身的资产规模相关,还与中小银行业务的结构和盈利特征相关。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也认为,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银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银行对存贷款的依赖程度高,贷款业务也处在激烈的竞争中。中小银行在市场准入方面,同大银行没法比,大银行可以去国外发展,而小银行大部分都局限在当地发展。

  中国经济正步入新常态,中央打出就业创业政策重拳,对稳就业、惠民生、促发展至关重要。不过,创业就业需要资金支持,因为大部分就业创业者“囊中羞涩”,缺乏足够创业启动资金,即便他们中部分人有一些资金,也往往捉襟见肘。对此,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深刻领会中央要求,回应民众急切之需,在就业创业信贷方式上转变观念,更加有所作为和创新,给就业创业添足“燃料”。

  转变理念对推动政策落实起着关键作用。在落实国务院《意见》上,银行业应切实转变信贷理念,不能借口就业创业贷款量小、管理成本高等困难而拒绝发放贷款。特别是要把发放就业创业贷款当作为国分忧、为民解难的重要任务来抓,把它当作新的利润增长点来抓,大胆创新信贷服务方式和信贷服务产品,满足就业创业者多方面信贷需求,切实带动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实现信贷效益与社会效益良性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的外资银行虽然市场份额不大,但是总体而言,他们上浮幅度比较小,有36%的外资银行基本上执行基准利率,还有40%的外资银行上浮10%多一点。”易纲进一步表示。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认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并不是简单放开存款上限,更重要的是进一步创造利率市场化的制度环境。“目前利率市场化存在的问题表现在四个方面,包括央行仍在公布存款、贷款基准利率,有名义的存贷款利差;央行对存款利率浮动的幅度还有限制;央行尚未确定政策目标利率;中国尚未形成完整的无风险收益率曲线。”吴晓灵说,“未来中国还需健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促进银行基准利率的形成;完善公开市场操作,培育政策目标利率;完善国债期限结构,发展国债期货市场;完善无风险收益率形成机制。”(蔡颖)

  资金是银行经营灵魂,保证资金正确、合理流向才能推动政策落实。需要各级银行转变信贷资金投向,在支持大型企业与支持就业创业小信贷项目上科学合理分配资金,防止资金过度流向高利润产业行业、政府投资项目及其他产能过剩行业,更要防止资金大面积流入股市和楼市。尤其要防止各级银行借口存款增长缓慢、资金紧张等原因,对就业创业贷款拖而不放,或人为地提高贷款门槛而将大量符合贷款条件者拒之门外等现象出现。各级银行应在尽可能范围内,挤出足够资金,满足就业创业等小微企业合理资金需求,搞活小微企业,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资金保障。

  近年来,我国中小微企业经营利润多在5%-10%之间,由于银行过度追求自身利润而忽视社会效益,企业除了贷款利息之外,还要承担名目繁多的银行收费,使企业融资成本升高,微薄利润被侵蚀,出现亏损和“关门跑路”等现象。为此,银行要多为就业创业小微企业着想,除降低贷款利率之外,进一步按银行服务收费新规规范约束中间业务收费行为,做到可收可不收的费用坚决不收,把小微企业资金成本负担降下来,破解融资贵困局。并且,此前央行多次针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宽松,各级银行必须将定向降准降息等所释放的资金投放到小微企业身上,使银行信贷资金真正成为培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引擎。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http://www.rcshyxx.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