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乐代理“杂交谷子之父”

17/10/16

  北京3月3日电 题:“杂交谷子之父”赵治海 带着“礼品”上两会

  记者 陈林

南航集团总经理司献民落马反腐打落首位民航老总

资料图: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司献民被记者围堵采访。

  “老赵,今年上会又带来什么新‘礼品’?”

  两会间,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总农艺师赵治海总是被熟识的委员代表如是问起。即便有媒体记者到访,也总会先打量他的行李箱。

  现年57岁的赵治海是中国知名谷子研究专家,其研发的“张杂谷”系列高产新品种将原来亩产200多公斤的谷子提高到400—600公斤,最高亩产810公斤,填补了世界空白,因此也被称为“杂交谷子之父”。该品种因抗旱、高产受到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推荐,已在埃塞俄比亚等非洲10个国家试种成功。

  五年前的两会上,捧谷穗走进两会的他曾引发媒体广泛关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当场“点赞”。

  “那是我第一次带着‘礼品’上两会,主要是推广新研制成功的谷子。”赵治海说,事后农业部等多个部委都予以立项支持。

  此后,赵治海几乎把带“礼品”上会变成“惯例”:谷穗、谷酿黄酒、谷草粉……内容不断变换,却总离不开他所研究的主业谷子。

  去年,他带着张杂谷磨成的谷草粉,想转变思路把谷子用途扩大。吸引媒体目光之余,也把同团的一位农民企业家代表变成合伙人,“散会后对方就种植了3000亩”。

  谷子,古称粟,为五谷之首。由于产量和人工效率较低、劳动强度大等多方面因素,新中国成立后逐渐沦落为“小杂粮”。目前,作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国储粮”名录上也不见其踪影。资料显示,全国谷子的播种面积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46亿亩减至目前的不足0.2亿亩。

  “小时候小米还是主粮,现在只能勉强说是杂粮之首”。每每提及谷子的辉煌不再,作为谷子“代言人”的赵治海总难免一声叹息。随后他又信心满满地高声说,他们研制的杂交谷子具备高产、节水、省肥、省药等优势,希望国家能恢复谷子的主要作物地位。

  中国粮食连续11年增产,而农业却面临资源短缺、开发过度、污染加重等问题。赵治海说,中国60%的耕地缺乏灌溉条件,7亿多亩农田常年受灾害威胁,5亿亩盐碱荒地有待开发利用。现在农业部门节水,减农药、化肥,转化农膜、秸秆和畜禽废弃物的思路让他看到抗旱高产谷子的前景。

  时隔5年,他再次带着谷穗上会,长长的谷穗如婴儿的胳膊。他说这是新研制的“张杂谷”,比上次的更抗旱、耐盐碱,旱地已达亩产400-600公斤,适合机械化作业。“有些缺水地区每亩限定灌溉350方水,这种谷子用80方水就可以。”

  北京11月5日电(记者 阚枫)4日晚间,中纪委通报了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司献民被查的消息。在接连落马多名高管之后,司献民今次落马也让备受关注的南航“人事地震”再添强震波。

  供职南航超20年

  在中央巡视组离开南航10个月之后,中纪委网站在4日晚间发布消息,“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司献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1957年出生的司献民今年58岁,在南航供职已超20年。当年毕业于民航十四航校飞行驾驶专业的司献民在1975年起参加民航工作。1992年起,司献民加入南航,此后一直在南航服役。

  司献民历任南航河南分公司政治处副主任、主任,南航股份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南航集团北方公司党委书记,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成员、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2009年1月开始,司献民出任南航集团总经理兼股份公司董事长。目前,司献民还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发生在南航的“人事地震”

  近年来,民航领域的反腐案件持续引发舆论关注,2014年11月26日至12月30日,中央第一巡视组对南航集团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专项巡视。

  巡视结束不久,南航就在岁末年初的一周之内出现四名高管接连被查的现象,分别是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港、徐杰波、周岳海,以及运行总监田晓东。

  徐杰波不仅是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还兼任财务总监、总会计师,还是贵州航空有限公司、中国南方航空河南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同时被查的周岳海,兼任南航嘉源(广州)航空用品有限公司、广州南联航空食品有限公司和广州南航中免免税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当时,有媒体用“人事地震”来描述席卷南航的反腐风暴,而10个月后,作为南航集团“一把手”的司献民落马,无疑让南航的这场“人事地震”迎来了最强震。

  此外,今年3月,深圳检察机关对外通报,其在办理南航系列案时,市、区两级检察院通力协作,在较短时间内,一举立案24人,其中厅级干部5人。

  今年2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在对南航的反馈中表示,南航在营销领域贪腐问题多发,在协调航线、编排航班、客货销售中存在权钱交易、利益输送问题;采购、维修等领域存在寻租等廉政风险;执行财经制度不严,资金管理使用不规范;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多发;公款吃喝时有发生,公款打高尔夫球问题有禁不止;干部选拔任用不规范不严格,买官卖官、带病提拔等问题反映较多;落实“两个责任”不到位,监督管理失于宽软。

  当时,巡视组称还收到反映南航一些领导人员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及有关部门处理。

资料图

                                                        资料图

  反腐风暴持续刮向民航系统

  在中央巡视组离开南航集团之后,今年以来,南航内部也进了大规模的整改整顿。

  今年5月5日,中纪委网站援引南航集团党组纪检组的消息称,南航集团党组召开巡视整改情况通报会介绍,南航重点针对营销、财务、基建、采购、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等方面制定完善相关制度共108项。

  此外,南航还从执行党纪政纪处理和问责处理25人,其中党纪处理18人,行政处理7人,移送司法机关2人;因管理失职或所在单位发生违纪违法案件,依据党风廉政责任制有关规定问责6人。

  在那篇报道中,司献民还就持续整改工作提出四点要求,“持续发挥执纪问责的震慑作用,始终保持反腐败和反‘四风’的高压态势”。

  其实,民航领域的腐败问题也不仅限于南航一家。今年10月,中纪委网站集中公布了2015年中央第二轮巡视26家单位的反馈清单。

  “上次希望解决种植问题,这次是市场问题。”他说,技术已不是问题,关键是市场小。目前每年推广的面积只在200万亩左右,希望能引起国家层面重视,扩大盐碱地粮食种植面积,增加旱地粮食产量,为国家粮食安全、生态安全做贡献。

  他坦言,对于自己带“礼品”上会的行为,有时也会有争议,有人说他作秀、吸引眼球。对此他表示,不怕别人说,依然会带着“礼品”上会,只要能切切实实能给国家做点贡献,“可以走点儿捷径”。(完)

  这些反馈清单中,涉及民航单位的“行业性腐败”问题受到舆论聚焦。被巡视单位中,民航局被指一些部门围绕航线航班时刻搞权力寻租,相关人员利用审批资源收受巨额贿赂,向特定关系航空公司进行利益输送,行业性腐败问题严重。(完)

百家乐代理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