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进图案刀手落网疑团难解 香港“喜神”潜水捕鱼的传奇(组图)

17/10/18

刘进图案刀手落网疑团难解“教训”多于“灭口”

刘进图遇袭案疑凶落网消息传出后,不少记者在警察总部外采访。

“喜神”捕获“快鱼”黄立仓(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3月13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被斩至重伤危殆一案引关注,虽然警方12日宣布已在广东东莞缉获2名刀手,但刘进图的被斩原因及行凶者手法,仍有多个疑团未解。有指幕后黑手一掷逾100万元港币买凶,吩咐具黑帮背景的刀手对准刘进图大腿布满神经的位置补两刀,旨在让他双脚残废,手法似“教训”多于“灭口”,惟一天未能查出幕后黑手,所有推测都缺乏根据。

  刘进图近日康复进度理想,警方昨日亦宣布已在广东省缉获2名怀疑刀手。不过,即使刀手经已落网,刘进图的状况亦已渐入佳境,但袭击案发生至今大半个月,仍有多个疑团未能解释。

  对准后大腿神经线落刀

  首先,虽然警方昨日表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事件的行凶动机与新闻工作有关,但据悉,刀手公然在光天化日下当街行凶,估计事件与过往《明报》刊出的敏感报道有关。

  同时,刘进图遇袭当日被连斩六刀,虽然刀手出手极狠,但没有任何一刀足以实时致命,令人怀疑刀手目的不在“灭口”。有指事发时,刘进图被人在背部划下两道刀痕,由于刘不及走避,被斩至重伤伏在地上,其后刀手再对准他的后大腿神经位置,再补上两刀后逃离现场。

  有指刀手目的旨在令刘进图双脚残废,及令他未来一段日子难以正常生活,故不是向颈及头等致命位置出手,反映主脑对刘怨恨极重,似要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八月的一个上午,天晴,无风。一群黄立仓在香港西贡海域游荡。水下20米,这里已经超出自由潜水者可以闭气下潜的深度。一条黄立仓用鱼鳍探测,前方十米范围内并未发现有潜水员氧气瓶呼吸的震动。突然,前方黑石间射来一个梭。有变!仅0.5秒,黄立仓“噌”的向左侧荡开。这种鱼以速度快着称,普通人开的鱼枪完全追赶不上。然而这次它却碰到了对手,冰冷的枪头直插入腮。它奋力拉扯,将夜间储存的爆发力全部使出。然而任其爆发出超过其体型数十倍的拉力,鱼枪的那一端依然纹丝不动。黄立仓终于力竭,一双有力的大手擒住这条大鱼。

  经过几番周折,今天的收获已经够多,小艇里堆满了各种鱼,而且个头都不小。“砰”,又有几条大鱼被扔到船板上,一个黑色的身影跃出水面。他敏捷的翻身上船,一身铜筋铁骨如年轻人般精壮干练,动作却比年轻人更稳健。摘下面罩,一张常年被紫外线和海风洗礼的布满沟壑的脸露了出来,额边还有几簇白发。他居然已经不再年轻。这位神出鬼没的捕鱼人名叫石玉华,今年51岁。因其潜水捕鱼技术高超,大家都尊称其“喜神”。

  何以成“神”:体能枪法独步天下

  能被称之为神者,必在其领域有超凡入圣的技艺。而“喜神”却不是职业渔民,只是在收工后才出海打鱼。虽然并不靠捕鱼谋生,但他体能好、枪法准、冷静勇猛,入海捕鱼如探囊取物。“喜神”也曾经使用氧气瓶捕鱼,但近十年来,他开始挑战更高难度的自由潜水捕鱼,就是不用氧气瓶,只凭闭气,潜水捕鱼。普通人在水下闭气1分钟已是极限,而“喜神”闭气3分钟却依然轻松。正常的自由潜水深度为10米,再往下缺氧、水压等问题都会让潜水者不适。而对“喜神”来说,潜水20余米不是难事。下潜、捕鱼、上浮、换气,自由潜水捕鱼需要在水中不断起落。很多潜水员起落一次后都要休息十多分钟再次下潜,而“喜神”却能一小时不间断的持续这些动作。就算上船休息,一根烟的功夫也足以让其恢复体力。

  独门秘技:浊水捕鱼 听声打影

  武林高手过招时,听音辨位往往酣战中的绝杀。“喜神”独步“鱼坛”的独门绝技就是浊水听鱼摆尾声打其影。在冷暖流交汇的海域,海底泥沙上浮,海水浑浊不堪,普通人即使带上电筒入海都难以在水下视物。但是“喜神”却能凭一双耳,捕捉鱼尾划水的声音;用一对眼,在浑沌中分辨一闪而过的鱼影。捕猎伏击时,他静伺如死物,但一旦有猎物接近,无需瞄准,他就能瞬间击中要害。这门技艺需要过人的天赋和长年的经验,如今香港只得他一人练成,就连跟他学了二十年的徒弟依然未能学会。

  一身是胆:在水中恐惧本身能害死人

  八岁开始用竹竿捕鱼,十五岁开始使用鱼枪,在海上闯荡四十余载,“喜神”也碰到过不少危险的情况。但是用水上人的话说,他浑身都是“水胆”,无论身处多危急的情况都不会害怕。他也时常叮嘱徒弟,在水中害怕本身就会害死人,遇到危险一定要冷静思考。

  最惊险的一次经历要数他年轻时,捕获一条180斤重的龙趸鱼。当时他还用氧气瓶潜水捕鱼,因为追逐小鱼,误闯入一条成年龙趸的领地。这条龙趸有一个成年人高,张开嘴就可以整个吞下一个小童。面对不速之客,龙趸瞠目龇牙,却未能把他吓退。经过几分钟的对峙,龙趸甩尾转身。他迅速把鱼枪调到最大火力,瞄准其腮部开枪。龙趸吃痛,将他拖入海底80尺深的石洞。等到龙趸在石洞中速度放缓,他立刻合身抱住鱼头,用匕首猛刺其腮部动脉。龙趸发狂扭动,鱼尾一扫,将他的呼吸器打落。他却不松手,死死箍紧,继续猛刺。直到鱼身慢慢变了颜色,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这条大鱼被送到海鲜铺时,心脏还在跳动,人们都说他把鱼王打了回来。

  铁汉柔情:老婆孩子的要求必须全部满足

  “喜神”虽然在海上称霸,但在家里却乐于作“佣人”。在女儿眼里,爸爸无所不能,不仅捕鱼一流、做菜好吃,还能搞定各种家务。晚上收工回到家,他也不停下休息,而是继续扫地、做饭,做各种家务。对于家人的要求,“喜神”总是有求必应。有一次女儿半夜三四点想吃螃蟹,他立刻去沙滩上徒手捉蟹。螃蟹的钳子把他的手都夹青了,仍然不觉疼痛,一脸笑容。他的老婆也以他为豪,在她眼里,潜水捕鱼对“喜神”来说,是如同去超市购物一般轻松的事。她经常热心的问街坊朋友,“你们想吃什么鱼,我让我老公去打,你们晚上就有的吃”。

  痴迷捕鱼:离开大海 一天都忍不了

  能够在业内被人称为神的人,除了技术出神入化之外,还必备对此行“不疯魔不成活”的痴迷。因为这份痴迷,他们可以无视痛苦、危险,把自己的青春甚至整个人生都奉献给其所追求的爱好。大海就是“喜神”的情系之所,打鱼就是他的终生挚爱。他曾经有机会作海关公务员,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大海,日日坐办公室,最终还是舍不得。有个冬天只有13度,他下水帮别人清理船底的淤泥,看到附近有两条鱼,技痒难耐,又给捉了回来。这么冷的天,家人都心疼的骂他“疯子”。

  买凶“判上判” 主脑恐难擒

  此外,据悉买凶斩人虽属黑社会惯用手法,但近年在港已甚为少见。据悉,一般主脑会向刀手讲明“教训” 模式,例如要“目标人物”失去部分肢体,或不能再自由行动,开价由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视乎袭击对象知名度,有指若以刘进图的知名度而言,买凶费随时升至数百万元。而主脑为免被追查,都会指派心腹亲信物色刀手,故即使警方声称已缉拿刀手,但有关刀手行事前已收取“掩口费”及“安家费”,即使警方成功将刀手擒获,亦难以揪出幕后黑手,令一切疑点继续成谜。

  五十年过去了,昔日西贡海边赤足赶海的少年阿喜,成为了众多徒子徒孙口中令人敬畏的“喜神”。被问到准备何时退休,他笑称,女儿已经怀孕,他也即将成为外公,想不服老都不行了。他打算到了六十岁就不再下水,只在船上指导徒弟捕鱼,但是即使不入海他也会一样在海边钓鱼。“喜神”的一生都离不开大海。(卢晓川、郭晓桐)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网址,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