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重处罚隐瞒汽车产品缺陷 高额负债成重组最大障碍

17/07/18

  与2004年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相比,新华社30日全文播发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对隐瞒汽车产品缺陷、不实施召回等违法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

  根据这个管理条例,生产者违反条例规定,未按照规定保存有关汽车产品、车主的信息记录,或未按照规定备案有关信息、召回计划,或未按照规定提交有关召回报告的,由产品质量监督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

  “松辽汽车算不上好壳,尽管松辽汽车净资产并不大,除了市值偏大外,负债也较高,处理相当麻烦,方案设计难度比较大。”信达证券人士表示。

  对于全面停产近五年、亏损已过6亿元、背负高额债务的松辽汽车而言,重组是唯一能够打破命运枷锁的方式。但是,六次重组告吹之后,新东家的入主,是福还是祸,还不得而知。

  管理条例规定,生产者、经营者不配合产品质量监督部门缺陷调查,或生产者未按照已备案的召回计划实施召回,或生产者未将召回计划通报销售者,由产品质量监督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许可机关吊销有关许可。

  负债率高达98%

  重组势在必行

  背负巨额债务、深陷亏损泥潭的松辽汽车依旧是公公不疼、婆婆不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松辽汽车日前发布半年报称,公司上半年再亏损683万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6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松辽汽车公司2014年1月份-6月份亏损1160万元。

  松辽汽车会计事务所瑞华会计出具审计意见称,自2009年10月份至本报告日,松辽汽车汽车零部件生产销售业务一直处于全面停产状态。公司已披露了拟采取的改善措施,但可能导致对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事项或情况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实际,松辽汽车已亏损多年。翻阅松辽汽车财报发现,其2012年度亏损2058万元;2013年亏损2731万元。截至2014年6月30日,松辽汽车累计亏损已达6.77亿元,净资产仅为298.46万元,资产负债率已达98.10%。

  据了解,松辽汽车上市前业务定位可谓精准,1996年上市时公司主营业务为系列轻型客车及轻型越野车的制造、销售、修理与改装。但上市后仅经历了几年的好风光,2年后松辽汽车由于经营不善停产,焊装分厂、涂装分厂等新建生产线处于待完工状态,其余资产一直闲置。沈阳中顺汽车的参股让停产四年的松辽汽车再次启动整车生产。然而六年后,沈阳中顺主营业务萎缩直接导致松辽汽车的主营业务也面临停滞。

  截至目前,松辽汽车主营业务汽车车身零部件业务全面停产已有五年之久,对于下半年公司的利润来源,松辽汽车董秘孙华东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半年公司根据大股东要求对业务进行了调整和梳理。北京子公司将进行新业务的拓展,而这块业务收入将为公司提供相当一部分利润。”

  为避免沦为“空壳”公司,三年前,松辽汽车开始“不务正业”,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北京松辽科技发展,主营技术推广、货物进出口、销售针纺织品、批发兼零售预包装的食品及乳制品等业务,几乎涵盖所有品类。然而此部分业务收入甚微,松辽汽车仍旧难以招架公司日益扩大的亏损空洞和巨额债务。

  此外,松辽汽车全资子公司北京松辽科技贸易业务量日趋下降,公司亏损继续扩大。历史遗留的诉讼、债务、资产产权关系不清晰、大额历史欠税等问题更是让其苦不堪言。业内人士认为,松辽科技业务复杂多变,且存在极大不稳定性,以其作为支撑并不是长久之计。

  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松辽汽车停产时间过长,众多历史遗留问题,大量银行贷款傍身,使其债务负担很重,财务风险巨大,导致众多企业不愿碰触。公司融资困难,流动资金紧张,子公司松辽科技如同鸡肋,想彻底解决公司困境,重组势在必行。”

  股东关系复杂

  方案设计难度大

  重组,对松辽汽车而言,似乎是从一场噩梦的结束到下一个梦魇的开始。经历了六次重组的松辽汽车,在大股东乐此不疲的资本游戏中,亏损不断扩大,资产日趋缩水。然而目前看来,重组是松辽汽车目前唯一的出路。

  孙华东告诉记者:“公司今年主要精力集中在重组上,目前重点在调动有效资源积极处理多年前遗留的欠税问题,处理公司的债权债务问题。”他称,此前几次重组的取消主要是方案和条件不成熟。重组方案还没有出来,完善后还得经过董事会审批。

  公司大股东亦庄国投,四年前斥资近5亿元以每股8.73元价格收购松辽汽车24.89%的股份,而后重组消息不断却一直未有实质性动作。松辽汽车此前公告称,公司接到大股东亦庄国投的通知,其正在与相关方研究与公司有关的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2014年6月19日起连续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亦庄国投筹划的公司非公开发行事宜已按照计划推进,拟向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现金,并通过募集资金收购标的资产。若非公开发行能成功实施,募集资金投向将使公司业务收入结构发生较大变化。

  据接近松辽汽车人士透露:“此次重组之后,大股东可能变更,如若重组成功,公司管理层和公司架构将有大的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松辽汽车就能彻底摆脱困境,还需看新任大股东的整改决心。”

  曾任北汽福田战略发展部主任师、信达证券邢汽车业高级分析师海芝告诉记者:“现在借壳条件越来越严格,因成本太高松辽汽车在汽车业无竞争力,目前可以说只剩‘壳’,企业存在的唯一价值在于保留其上市地位。随着IPO上市越来越困难,壳资源具有一定价值,资产越小更利于操作,但更容易沦为在资本市场上被操纵的工具。”

  按停牌前收盘价7.31元/股来看,松辽汽车总市值在16亿元,略高于投行普遍划定的优良壳资源市值15亿元以下的水平线。

  北京汽车行业协会会长安庆衡表示:“松辽汽车重组存在两个问题,目前汽车业竞争很激烈,新晋重组方如没有汽车优质资源,重组后继续做汽车很难;同时,松辽汽车债务偏重,壳资质中等,出手不易,复杂的股东关系或成为公司重组的拦路虎。”

  业界人士认为:“亦庄国投是家投融资企业,累计投资近百亿,在海外收购众多零部件企业,目的性非常明确,其或对松辽汽车这块‘硬馒头’已失去兴趣。”

  此外,这个管理条例还对一些严重的违法行为作出了严厉的处罚规定。生产者违反条例规定,未停止生产、销售或者进口缺陷汽车产品,或隐瞒缺陷情况,或经责令召回拒不召回的,由产品质量监督部门责令改正,处缺陷汽车产品货值金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许可机关吊销有关许可。

  2004年3月,国家质检总局等四部门发布《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我国开始实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制度。但这个规定作为部门规章,受立法层级低的限制,对违法行为的处罚过低,最高的罚款限额仅为3万,威慑力明显不足,影响召回制度的有效实施。

  在认真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我国将部门规章上升为行政法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日前签署第626号国务院令,公布经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这个条例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新华社30日受权全文播发这个条例。(记者朱立毅、刘奕湛)

  尽管松辽汽车净资产并不大,高额负债也是棘手问题。

  宏源证券并购部人士称,松辽汽车算不上好壳,除了市值偏大以外,负债处理相当麻烦,方案设计难度比较大。如负债继续放上市公司,新股东后续压力会非常大。(记者 贾 丽)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http://www.vertu888.com/Qy56l/,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