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限购前疯狂抢车 新规考验自主品牌

17/10/05

  限限限,抢抢抢!3月25日去过4S店的车友,想必会有同一个印象:车好象不要钱似的!买车毕竟是项不小的开支,几百块买件衣服还要多逛两圈、讲讲价挑一下呢,在那么短的时间付出十万甚至几十万买车,车型没得挑不说,价格也没得讲——清醒过来后悔的,还真不是个例。

  冲动买了更贵的车

  日前,我国《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通过,巧的是就在同一天,丰田汽车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召回743万辆汽车,其中在国内预计召回139万辆,创下中国汽车市场的最大召回规模。

  在苦等十年后,中国《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草案)》终于得以通过,并从规章制度上升为法规,这也意味着“千万级罚金”今后将对明知有缺陷拒不召回的企业产生巨大震慑作用。无疑,汽车产品召回相关管理法律层级的提高,会让更多的汽车消费者受到充分的保护。 据了解,按照条例规定,若按处缺陷汽车产品货值金额10%罚款的最高额度,即便是对于均价10万元的自主品牌乘用车,按照同一批次1000辆的保守估计数,企业也将面临“千万级罚金”,随着上述条例得以“落地”,预计未来在华销售的进口车、合资车和自主车将在召回频次、召回批次、单批次召回量等方面大幅增加。相对于自2004年实施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简称“管理规定”),条例新增规定,生产者或经营者出现“未停止生产、销售或者进口缺陷汽车产品的”“生产者经责令召回拒不召回的”,将被处缺陷汽车产品货值金额2%以上10%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许可机关吊销有关许可。

  我们的汽车销量世界第一,但是质量管理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在汽车生产大国里倒数第一。根据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的数据,2009年美国新车销售1043万辆,召回1784万辆,571次,相当于销量的170%;日本新车销售460万辆,召回311万辆,291次;中国新车销售1364万辆,居全球第一,召回136万辆,56次,仅为销量的1/10。比起汽车消费市场大踏步向前的发展速度,我国的汽车召回政策明显滞后了。

  家庭吵架好烦恼

  车主:汽车路路通微信网友浩子

  别人赶在限购前买了新车高兴,浩子却是后悔莫及,家里现在天天吵架,充满了火药味。

  限号前一个月,浩子就打算从道奇酷威、斯巴鲁傲虎中选一款,当时车价都有优惠。3月25日,限购发布消息当晚,浩子一家吃晚饭时看到了限购新闻发布会,于是,他和老婆饭都没吃完就赶往4S店。

  好不容易打到车,心急火燎赶到店里,准备全款付清买下20多万道奇酷威。销售员告诉浩子,Jeep自由光可以贷款。一时冲动,浩子就决定改买自由光。回到家一算,才发现和他前段时间算的贷款利率不同啊,高出好多,总共买车花费达51万元。

  接下来,浩子每月光还车贷就需8000多元,对本来还有房贷的他们来说,感觉有点吃力。这几天,为了这件事,浩子和老婆开心不起来。“我们也曾试着与4S店商量,让我们换回道奇,一次性付清,可他们根本不答应,真是后悔啊。”

  一时冲动买了宝马

  一觉醒来全是心疼

  车主:汽车路路通微信网友李女士

  26日早上9点,李女士向最好的小姐妹求助:“我昨天抢了辆车,今天后悔了,怎么办?”

  限牌的传闻流传了几个月,买不买车,李女士也纠结了几个月。她目前开女儿的车,丈夫上下班有校车,女儿跟丈夫顺路;小区也根本没有停车位。不买吧,如果丈夫单位车改了摇不到号怎么办,女儿要自己用车了怎么办?跟小姐妹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决定先不买,毕竟现在一时用不着。

  结果,25日傍晚一听到限牌消息,不到半小时,她已经坐在了宝马4S店展厅。买什么车,她其实没有一点概念,去宝马店完全是听朋友推荐。被展厅里如潮的人流刺激,销售员也根本没有时间跟她解释哪款车更适合她,糊里糊涂的,最后她加了3万买了辆白色的运动款X1。

  睡了一觉,抢到车的冲动过去,她全是心疼:“我们两口子都是工薪阶层,把多年积蓄全用完了!”而眼前最烦恼的是,新买的车停哪里?

  抢到的车在家睡觉

  依然坐地铁上班

  车主:汽车路路通微信网友陈女士

  陈女士家有辆开了五六年的思域,前段时间打算换车,初步看中了汉兰达或JEEP自由客。为此,咨询了不少朋友的意见,她与先生仍然举棋不定。25日一大早,陈女士听到小道消息,杭州要限牌了!

  先生刚好出差了,陈女士身边只有10万元现金,买汉兰达或者自由客都不够钱。跟朋友去一家4S店一问,雨燕有现车,10万元够了,她就下单了。

  陈女士家住下沙,在市中心上班,单位没车位。她家的车主要是先生上下班开的,本来想换车,主要也是先生的需要。这下多买了一辆车,暂时先生的车是不换了,可这新车她也用不上:上班还是坐地铁方便!所以,新车在家里睡觉,她仍然每天挤地铁。

  “想想,女儿12岁了,好歹占了个车牌,这辆雨燕,6年后女儿就能用上了!”陈女士无奈地笑。

  同一辆车

  开出了两张发票

  车主:汽车路路通微信网友杨先生

  3月25日晚,一得到杭州即将限牌的消息,杨先生就冲出了家门——抢车。4S店人山人海,折腾了近3个小时,临近午夜,他拿到了新车的发票。尽管自始至终没有看到新车,但“总算赶上了末班车”。

  第二天交车,可当杨先生兴高采烈走进4S店时,迎接他的却是一脸无奈的销售员:他前一天选中的车,被另一家4S店提走了,卖给了别的客户。原来,25日晚上抢车潮凶猛,4S店的车卖空了,就去外地调。车子一时到不了,就远程传来车辆合格证复印件,根据上面的信息录入电脑开发票。可由于工作人员疏忽,把一辆车的信息,同时发给了两家4S店,同一辆车就被卖了两次。这下,杨先生钱付了,车没拿到,又错过了购车截止期,进退两难。

  正是这样的背景使得人们对《条例》的问世充满期待。

  汽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此前实施的《缺陷汽车召回管理规定》中,对于“企图隐瞒缺陷的汽车制造商”的惩处办法是:“除必须重新召回、通报批评外,还将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这样的处罚力度,对于汽车企业显然没有任何“震慑力”。比起老“规定”,《条例》的皮鞭显得凶悍了不少。一旦涉及车辆数目上万辆,罚金甚至可能过亿,这种严厉的处罚力度将对车企产生一定的震慑作用,明知有缺陷却拒不召回,或者召回后拒不消除缺陷的行为或将因此减少。

  自主品牌车召回不到一成

  近年来,随着召回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涉及品牌越来越广,人们对于召回的认识,逐渐从最初的不解变成如今的理性。车主们不再把召回看得如洪水猛兽一般,而是更愿意把召回看成是车企的一种负责任的体现。因此如今的召回,未必会损伤品牌形象,反而更有可能博得市场好感。

  中国消费者对于召回的态度在进步,但是中国汽车品牌对于召回,却还处在令人“怒其不争”的状态。据统计,2010年,我国汽车召回案例为95起,本土品牌的案例仅为2起。2011年,我国汽车召回案例为71起,而本土品牌的案例也仅为2起。

  记者查询国家质检总局官网发现,2012年上半年,从1月11日第一起汽车召回事件算起,截至6月底,共发生31起汽车召回事件,涉及车辆约102余万辆。其中,东风本田汽车有限公司共发生四次汽车召回事件,涉及车辆52.8万,两项指标都占据第一。

  根据国家质检总局官网公布的召回情况统计,2012年1~6月共有31起汽车召回事件,2起为国产自主品牌汽车,18起为外资品牌,11起为合资品牌,国产汽车占到总数约6%。与国产汽车的低召回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系车召回率较高。

  今年上半年,共有6家车企发生了两次以上的汽车召回事件:分别为日产(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法拉利玛莎拉蒂汽车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本田技研工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及东风本田汽车有限公司等。

  其中,日产与本田均发生了两次召回,东风本田为4次召回,涉及车型包括2004款思威(CR-V)牌多用途乘用车、思威(CR-V)牌多用途乘用车以及思域(CIVIC)牌轿车,排在“召回次数排行榜”第一位。

  对此现象,资深汽车经理人浙江米卡迪总经理张建业认为,《条例》的颁布,对于之前在召回方面存在短板的自主品牌,将会产生较大的影响。无论是车子本身的设计问题,还是车子零部件的问题,将来自主品牌再想逃避召回,将要面临的可能就是巨大的违法成本。

  ■记者手记

  确保汽车召回制实施,配套措施需跟进

  汽车召回条例升级,车主权益受到了更好的保护。然而,有法可依,并不意味着执法必严。

  就缺陷汽车产品召回条例的实际内容来看,没有一个专业的监管机构和健全的专业维权队伍,每一个消费者仍然具有实施投诉的难度。因为就一个汽车产品所存在的缺陷来看,其涉及到的经济金额很小,消费者就很难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实施维权行为,大部分消费者或许只有选择长期、耐心地等待遥遥无期的结果。

  目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上的召回案例,都以被动召回居多。也就是说,通常都是通过监管部门检验出汽车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再责令车企进行召回。在欧美和日本,这种监管机制已经比较成熟,因此有不少召回案例都是由国家发起。

  本报与西湖之声“汽车百事通”栏目就此事采访了4S店。负责销售的廖经理表示,4S店已尽力在补救。“我们开了一张新发票,写了证明材料,加上原来那份发票一起交给工商部门备案。”

  记者咨询了杭州工商局经检支队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只要能证明车确实是限牌节点前买的,交易就能作数。“想不到惹了一堆麻烦。而且这个价格实在有点贵,抢车,真的没啥意思!”杨先生说。(记者 林燕 杨吟 张炜利 赵路)

  而如今的《条例》,对于监管权责的划分、检测机构的配备、相关配套政策法规的完善都无法起到直接的促进作用。缺少这些角色,光靠《条例》唱独角戏,这出戏的可看程度大打折扣。

  □本报记者 周颖

365备用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