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沉船:多数学生听船方指示未逃 部分罂粟籽仍能发芽

17/08/10

乘客留

▲记者在网上买到类似“罂粟籽辫子面包”罂粟籽

    16日上午的视频截图显示,尽管船身已经高度倾斜,但几乎看不到跳海的乘客。

船长逃

    在乘客听从船方指示待在船舱时,船长却乘坐第一艘救援船逃离。图中画红圈者为船长李俊锡,他在获救后还趁休息的时间晾干了自己被浸湿的纸币。

22日,搜救人员在照明弹的光亮下连夜搜救。

    韩国“岁月”号客轮发生严重倾斜后,船上300多名学生中大多数仍然按照船方指示留下船舱中待命,最终与客轮一同沉没;一些没有听从指示的学生反而因此获救幸存。

    倾斜45度无人跳船

    韩国《中央日报》22日报道,根据一些客轮遇险后抵达现场的其他船只船员回忆,“岁月”号沉没前,已经有不少船只在现场准备施救,但几乎看不到人跳船逃生。

    “太奇怪了,”当时在现场的油轮船长文预植回忆,“客轮倾斜了45度以上,已经是不可能恢复的状态,但是没有人跳入海中。”他说,他的油轮16日9时23分抵达距“岁月”号200米处。当时,油轮已随时准备救援。“如果谁从船上跳下,就能得到救援,但是没有人从船上出来,让人焦急。”

    救援船曾鸣笛催促

    另一艘油轮9时33分抵达距“岁月”号50米处,曾经鸣了几次汽笛,以提醒客轮,旁边有援救的船只。油轮船长玄挽洙说,两船相距50米,任何人穿上救生衣跳海,就可以被打捞上来,“我以为乘客们肯定会跳船,但没有任何动作,令人吃惊”。

    一段由幸存者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船体已严重倾斜,但船上学生仍平静地坐在船舱内,船员要求学生们待在原地、不要试图逃生。

    路透社评论,在长幼尊卑观念根深蒂固的韩国社会,来自上级和权威的要求往往不会遭到质疑或挑战,不少乘客完全服从船方指令,可能因此失去逃生机会。

    不听话学生多获救

    “如果大多数乘客是成年人的话,情况可能会不同,”韩国中央大学教授申光永说,“正因为不少乘客是学生,他们听从大人的指引,最终可能被确认的遇难人数大幅增加。”

    《中央日报》报道,幸存乘客中,不少人正是因为没有听到、或无视船方指令,反而获救,包括一些私自到甲板上抽烟的淘气学生;而多数学生却因为听从指挥而与客轮一同沉入海中。

    韩国消防部门官员说,客轮失事后,第一个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的是一名男孩。他在客轮倾斜3分钟后打出电话。随后,船上另有约20名学生打电话求救。

    这名官员回忆,求救的男孩姓崔,当时拨打119火警电话求救。他在电话中声音颤抖,“救救我们!我们在一艘船上,我认为船正在下沉。”消防人员花了一些时间才确认男孩所乘船只为“岁月”号,随即把电话转接至海警部门。这名男孩目前仍下落不明。 新华社专稿

    如果谁从船上跳下,就能得到救援,但是没有人从船上出来,让人焦急。 ——客轮沉没时前来救援的一艘油轮船长文预植

    正因为不少乘客是学生,他们听从大人的指引,最终可能被确认的遇难人数大幅增加。 ——韩国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申光永

    ■ 调查

    通知乘客勿动 船长却先逃离

    逃生后隐瞒身份,在附近一家医院休息,其间还晾干被浸湿纸币

    韩国媒体22日援引韩国海洋警察厅的消息称,“岁月”号船长和船员在没有及时疏散乘客的情况下,乘坐最先到达事发地点的救生船逃离客轮,导致大量乘客错过最佳逃生时间。

    16日上午8时58分,韩国海警一艘救生船接到求救信号,于9时30分最先抵达事发地点。这艘船抵达时,“岁月”号已倾斜50至60度。9时38分,船长等10名船员与海上交通管制中心进行最后一次通话后立即撤离客轮。然而,他们却在撤离10分钟前向乘客广播通知“船舱内更安全,请在船舱等候”。

    韩媒体报道,经过核实,“岁月”号15名核心船员全部获救,船长李俊锡在逃生后隐瞒自己的身份,在附近的一家医院休息,其间还晾干被浸湿的纸币。李俊锡在事发当天下午5时40分接到警方救援指示后,才前往事发现场参加救援工作,但为时已晚。

    21日,继逮捕了船长、舵手等人后,韩警方再次拘留了一等航海师姜某、申某,二等航海师金某和轮机长朴某。他们涉嫌遗弃致死罪和违反《海难救助法》。至此,韩警方已经逮捕了7名“岁月”号上的船员。(宗合)

    ■ 搜救

    “机器螃蟹”将下水寻人

    遇难者人数增至121人,181名乘客生死未卜

    22日是“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发生第7天,韩国政府和民间投入了数以百计的舰艇和700多名搜救人员,但除了遇难者遗体,未发现任何幸存者。

    韩国政府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21日晚间到22日上午11时为止,搜救队在客轮3层和4层客舱内发现了遇难者尸体。潜水员一度试图进入客轮食堂,但由于未能击破客厅与食堂间的墙壁,失败撤回。

    当天,共有239艘舰艇、32架飞机以及700多名来自政府和民间的救援人员参加搜救工作。

    韩国媒体报道,失踪者家属代表团已经向政府下了“最后通牒”,要求政府最晚在本月24日之前结束搜救工作。

    截至22日晚,此次海难遇难者人数增至121人,181名乘客还处在生死未卜的失踪状态。

    22日下午,韩国海洋科学技术院研发的多关节机器人被运至邻近事发海域的彭木港,该机器人在接受最后检查后将投入到搜救工作中。

▲所谓的灭活罂粟籽仍有部分可以发芽

  早在10年前,我国就已经明令禁止将罂粟籽添加到食品中,不过打着“罂粟籽”旗号的面包和蛋糕仍然现身于一些面包房和网络电商中。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将购买的罂粟籽送去专门机构检测,有些商家所称的“灭活”罂粟籽竟然能够发芽,且其中含有罂粟碱和吗啡等成分。据专家介绍,这些罂粟籽食品仍有致瘾的可能性。

  发现

  面包店卖“罂粟籽法棍”

  刘女士是一位烘焙爱好者,近日她在网上搜索烘焙菜谱的时候发现了一款“罂粟籽辫子面包”,不但评分很高,而且网上显示照这个菜谱制作过这款面包的至少有300多人。刘女士原以为名字里的“罂粟籽”不过是个玩笑,但是看到菜谱配料里赫然有“罂粟籽”在内,而且还有很多网友就罂粟籽面包的味道做反馈,这让刘女士感觉吃惊:“罂粟籽不是毒品吗?怎么可以拿来做面包呢?”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一家点评网上,朝阳门附近的一家法式面包房的“罂粟籽法棍”获得了很多网友的点评。北青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来到这家面包店里,面包房内的商品标示多是法语或英语。店员介绍说,他们的店主是外国人,来到北京开店的同时还请来了法国厨师,主要售卖法国风味的面包和蛋糕,顾客大多是周边居住的老外和商务人士,开业几年来生意不错。

  北青报记者看到,店内收银台的显示屏上,不断滚动显示该面包房的招牌产品,其中有一种法棍面包,被浓浓的黑色种子包裹,屏幕的说明中介绍,这就是“罂粟籽法棍面包”,售价15元。

  据店员介绍,罂粟籽法棍每天制作的数量很少,每天只供应两三根,用的都是进口的罂粟籽,时间稍晚就卖完了,但如果顾客有需求,可以提前预订,店里会为顾客保留。店员说,购买他们店里罂粟籽法棍的顾客中,外国人占了多数。但对于为什么每天只制作这么少、销售情况怎样等问题,店员并未回答。“这些罂粟籽都是国外进口的,法国很多地方都在用,都是灭活的,对人没有任何危害。”这名店员说。

  北青报记者花费15元钱购买了一根该店的“罂粟籽法棍”面包,面包上铺满了一毫米大小的细小黑褐色罂粟籽种子,一根法棍上约有数千粒。

  调查

  罂粟籽食品网上卖得火

  除了这家店,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多数售卖罂粟籽面包的店开在网络上,他们多是一些烘焙爱好者,为私家烤制,难觅实体店。此外,还有不少商家在网上售卖罂粟籽。

  在一家知名电商网站上,北青报记者输入“罂粟籽”进行搜索,可以查到多家售卖罂粟籽的商家。除了直接销售烘焙罂粟籽,还有一些商家销售罂粟籽食品,比如牛肉干、蛋糕、饼干等。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网上销售的罂粟籽大多宣称为海外代购或者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奥地利、德国等地,而像牛肉干等罂粟籽食品则多为在国内制作。

  某款罂粟籽的付款信息中可以看到,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有77次成交记录,其中有3笔记录购买了10包罂粟籽,而一种俄罗斯进口罂粟籽的销售记录则达到了210次。

  罂粟籽为何成为一种热门网售商品?在一件名为“250克德国进口罂粟籽、烟米”的商品下,店主介绍:“烟米富含甘氨酸、丙氨酸、酪氨酸、苯丙氨酸、天门冬氨酸等提升鲜味的氨基酸,可为食品增添鲜美的味道,增强食品原味,更加醇厚,能达到强化食物原味的功效……”

  实验

  种子“灭活”仍能发芽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这些售卖罂粟籽和罂粟籽食品的网店里,卖家多强调罂粟籽已经“灭活”。比如,在一个售卖云南腾冲滇缅特产罂粟籽香料牛肉干的商品页面中,店家称“罂粟籽均已灭活,除了能做香料,别无他用”。

  据了解,罂粟籽的“灭活”处理,是经钴60照射后使罂粟籽失去植物种子的繁殖能力,然后加工可成为含营养价值极高的调味品和食用油。在国际上,联合国麻醉品管制局于2000年批准灭活的罂粟籽可以榨油食用。

  那么,这些罂粟籽是否真的已经“灭活”?北青报记者用56元购买了一家发货地为北京的网店的“烘焙罂粟籽经过灭活处理”的产品,这瓶罂粟籽上标明,其产地为土耳其,在英国包装,由香港的一家超市集团引进并只在香港销售。

  带着这瓶罂粟籽,北青报记者找到了中国农业大学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的种子学专家孙群副教授,孙群表示,从颜色、形状、大小来看,可以确定这些种子确实属于罂粟科,但由于罂粟科包含55种物种,仅凭外观不足以判定是否就是罂粟,必须靠种植出来才能确定是不是属于罂粟。

  孙群取了一些罂粟籽样品做了种子发芽试验,实验结果证明,仍有一部分种子能够发芽。“在这些种子样品中,大约1%的种子发芽了,可以确定这些种子并没有完全灭活。” 孙群说。

  检测

  罂粟籽食品可能会致瘾

  那么这些罂粟籽食品是否真的对人体无害呢?北青报记者将前述罂粟籽法棍和“灭活”罂粟籽样本送往一家国家级食品分析测试中心,工作人员对两份样品进行了罂粟标志物含量检测,检测结果证明,两份样品都检出了5种罂粟标志物,其中“灭活”罂粟籽的吗啡含量为每千克152毫克。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陆林教授介绍,北青报记者提供的样本中,所检出的罂粟标志物可以证明样品中含有罂粟的成分,特别是标志物中的吗啡、罂粟碱,具有很强的致瘾性。“这个危害是慢慢显现出来的,就像你就喝一次酒,可能对身体没什么危害,但是如果喝久了,危害性就会显现出来。而罂粟制品的这些危害比喝酒吸烟都要大得多,开始感觉不到,后面发现就晚了。”

  陆林表示,在临床上,一般医院用于癌症患者镇痛的吗啡含量是10mg,每千克152毫克的吗啡含量算是非常高的了。除了可能上瘾,还有一种风险在于一旦有患者需要含吗啡的药物治疗的时候,如果长期食用罂粟籽,可能会对吗啡类药物产生抗药性,减轻药效。除了可能上瘾,成人短时间内摄入过量吗啡也可能导致急性中毒,成人中毒量为60mg,致死量为250mg。据北京友谊医院营养师顾中一介绍,罂粟籽本身就是一种非法的原料,其中所含有的这些包括罂粟碱、吗啡、可待因等化学成分无疑属于非法加入食品中的物质,长期大量食用存在中毒和上瘾的可能性。

  陆林教授提醒,如果食用了可能含有罂粟籽或者罂粟壳之类的食物后,感觉到兴奋或者愉快,过一段时间还想去吃这类食品,那么应该提防这类食品是否真的含有罂粟制品,以免成瘾。

  法规

  销售罂粟籽食品属非法

  一位烘焙爱好者告诉北青报记者,罂粟籽在一些西方国家确实是合法的烘焙调味品,但是在国内目前更多的是一种“噱头”。很多人听说是罂粟籽就觉得很奇怪,就会想要尝尝鲜。其实罂粟籽的香味跟芝麻差不多,“很多烘焙爱好者会买来用,看到别人在用,还在网上发了很多菜谱,其他人也就跟着尝试了。”

  据多家售卖罂粟籽烘焙产品的店家介绍,罂粟籽经过“灭活”后,丧失了繁殖能力,是合法的调味品,很多西方国家都在面包、蛋糕中使用。

  然而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在国内销售罂粟籽食品并不合法。我国早在10年前就出台了关于罂粟籽制品的相关法律法规,2005年,卫生部、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国家工商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等5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罂粟籽食品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通知》中要求:罂粟籽仅允许用于榨取食用油脂,不得在市场上销售或用于加工其他调味品。甘肃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是国家指定的唯一允许利用罂粟籽榨取食用油脂的生产企业,其生产的罂粟籽不得在市场上销售。

  《通知》明确规定: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口罂粟籽和罂粟籽调味品。各级卫生、农业、工商、质检、食品药品监管等部门要严格按照职能分工,加强罂粟籽油脂的监督管理工作。对市场流通的罂粟籽及其调味品依法予以收缴并销毁。

  那么是否像有些商家所说,灭活的罂粟籽就是合法的呢?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2012年,全国打击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就灭活罂粟籽问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灭活罂粟籽食品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不但再次强调了2005年的《通知》,还要求严厉查处违法制售罂粟籽食品等行为,严禁灭活罂粟籽和用灭活罂粟籽油生产加工的其他食品、食品添加剂等产品在市场上流通,对市场流通的此类产品应依法予以收缴并监督销毁。据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商家销售、利用灭活罂粟籽制作食品,如果确定是灭活的,虽然不构成贩毒,但仍然是违法行为,要依法处理。文/本报暗访组

    多关节机器人高2米,外形类似螃蟹,可利用“6条腿”在海底行走,潜水深度可达200米,能应付时速达3.7公里的海底暗流,并可通过超声波摄像头在水中进行拍摄。(宗合)

  线索提供/朱女士

本文转载于阳光在线http://zufang.jishanbb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