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娃再遭苦劫 一部电影搞定“熊孩子”(10)

17/08/08

  李旭霞帮父亲擦脸

  命运对她近乎苛刻!6岁时,5岁的弟弟吃了打农药的豆角死亡,母亲因丧子之痛再也没清醒过。11岁,母亲终撒手西去。从此,父亲外出打工,她和奶奶相依为命,16岁,奶奶也走了。直到今年大学毕业,以为终于能靠自己的努力去养活唯一的亲人父亲,没想到苦劫再一次降临她的世界,父亲也病倒了······

  贫困家庭突遭厄运

  9月5日,定西市通渭县中医院对面巷道深处大杂院内的一间小屋子里,48岁的李效先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听到有人说话,李效先用拐杖挑起了门帘。

  这是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屋,一左一右摆着两张床,小窗户下的电磁炉上正煮着什么东西。

  “是霞(李旭霞,李效先的女儿)上高中时绣的,见笑了。”李效先望着挂在墙上的两块装裱精致的十字绣说。

  1992年,李效先夫妇婚后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日子虽然清贫,但婚后的第一个孩子给他们夫妇也带来了很多的乐趣。1993年,李效先夫妇再生下一个男孩,日子过得更紧巴了,所幸李效先有一门木工的手艺,多少补贴点家用。

  中年丧子似乎成了这个家庭厄运的导火索。1997年6月,李旭霞5岁的弟弟因为吃了地里打了农药的豌豆角没有抢救过来......母亲在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后疯疯癫癫再也没清醒过,2002年,母亲终撒手西去。此时的李旭霞才11岁。看着家不成家,李效先想着一定要把女儿拉扯长大,山外边应该能挣更多的钱。

  破落的家里只剩下年迈的奶奶和年幼的李旭霞相依为命。每天村子里的小伙伴还在被窝里的时候,李旭霞已经给牲口槽里添了草,给鸡拌好了食。11岁的小女孩啥活儿都会干,做饭、烧炕、割草......

  李旭霞知道只有走出大山,才能让奶奶和爸爸过上好日子。

  “上学每天要将一座山头来回翻越4趟,我比村子里的同学走得早,为的是多看会儿书。晚上下课铃一响我就跑,为的是多帮奶奶干活。”可子欲养而亲不待,李旭霞16岁时,奶奶还是走了,没能给奶奶尽孝一直成了她心底怎么也抹不去的伤痛。

  10平米小屋内的秘密

  2011年6月,命运再次和李旭霞父女开起了“玩笑”。那年李旭霞备战高考,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精神压力大,她出现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

  看着女儿日益消瘦,李效先心疼不已,父女抱头大哭一场后,李旭霞答应父亲只参加这一次高考。随着高考的临近,李旭霞的状态出现好转,最终考上了甘肃政法学院。今年5月份,在工地上干活的李效先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导致左脚后跟骨折,就诊发现血象异常后转院至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

  “马上都快离校了,毕业照都拍了,那几天我心里总是不安宁,打电话爸爸说在工地上干活,我说工地上怎么这样安静呀......”李旭霞望着父亲,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7月6日,李旭霞直接赶到通渭县城他们父女租住的小屋。

  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屋,是李效先父女唯一的家。细心的女儿在父亲床下的雨鞋里找到了医院的病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

  “爸爸,我在家里,你有病怎么不说,我在世上再没亲人了。”李旭霞哭着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确实没钱,这病到我身上就算死了,我不能拖累娃娃。”

  在女儿的一再坚持之下,李效先接受了第一期化疗。9月3日,李效先父女又赶往兰州,这是第二期化疗。

  “一期化疗下来总共花费7万多元,医生说要8到9个疗程,尽管已经想办法贷款,我还没有参加工作,贷款也贷不了多少。从小就眼看着亲人一个个离我而去,我不想再眼看着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再过早的离开。大家帮帮我吧!”

  《名侦探柯南:世纪末的魔术师》 名探Puコナン 世}